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遥远的救世主 豆豆 天幕红尘作者 电视剧《天道》原著小说 王志文左小青主演 当代经典文学名著长篇小说书籍
  • 市场价格:25
  • 促销价格:25
  • 商品编码:567474389903
  • 商品分类:左小青电视剧
  • 商品所在地:江苏 宿迁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9-17 05:08:23
商品详细信息 -

遥远的救世主 豆豆 天幕红尘作者 电视剧《天道》原著小说 王志文左小青主演 当代经典文学名著长篇小说书籍


商品参数

基本信息
书名: 遥远的救世主
作者: 豆豆 开本:
YJ: 33
页数:
现价: 见1;CY =CY部 出版时间 2008-04
书号: 9787506331746 印刷时间: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版次:
商品类型: 正版图书 印次:
内容提要
作者简介
精彩导读
  D一章
1
1995年5月21日柏林时间下午2点30分,北京——法兰克福的航班准时在机场平稳降落,法兰克福机场大厅的海关检查出口处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迎接亲友的人。身穿白色风衣的芮小丹站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静静注视着依次而出的旅客。
肖亚文随着旅客走了过来,她什么行李也没带,只是挎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坤包,那情形不像是来法兰克福旅行,而更像是去逛北京的超市。
肖亚文长着一张精致得让人无法判断年龄的脸,仿佛J是一件油画大师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艺术品。她身穿一套华贵的职业女装,眼睛里注满了灵气和自信,浑身散发着一种精明干练的气质,那是典型的白领女性的特征。
芮小丹迎上几步,朝着边走边观望的肖亚文亲切地喊了一声:“亚文!”
肖亚文闻声快步走来,也兴奋地喊道:“小丹!”
两人激动地拥抱了一下,肖亚文说:“我得先告诉你,我只能呆几个小时,得乘晚8点的班机回去,明天我人必须得在北京。我这趟是专程来见你的,自费。”
芮小丹惊诧地看看她,不解地质问:“你疯啦?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非得这么折腾?”
肖亚文说:“电话里,我怕你三言两语把我打发了。我这么折腾一趟,念我这来回的路费你也不好意思拒绝我。要是等你歇完探亲假再去古城找你,时间J来不及了。”
芮小丹迟疑了一下,本能地说:“如果是有人托你给古城的什么案子说情,那J别说出来了,我既没贼心也没贼胆,更没那个权力。”
肖亚文说:“你怎么看谁都像贼啊?”
两个人边说边走出大厅,走向停车场,上了一辆白色女士轿车,芮小丹驾车向莱茵河南岸的“紫竹园”小酒店驶去。
肖亚文一上车J笑着说:“你的拥抱不够真诚,敷衍我。”
芮小丹也笑道:“你神神道道让我猜心事,我真诚得起来吗?”
肖亚文系上安全带,理了理头发,说道:“小丹,咱俩从警官大学认识……”
芮小丹说:“不用铺垫,直说。”
肖亚文说:“不行,还是铺垫铺垫比较实用。”
芮小丹说:“Z好的朋友。”
肖亚文说:“有你这个定性我J踏实了。”
芮小丹说:“少奶奶,您快把您那金口里的玉言吐出来吧。你这么精明的人,我还真想不出你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肖亚文摆摆手说:“不着急,还有时间,只要不误了班机J行。这不是一句话J能说清楚的事,得喝着咖啡细说从头。”
芮小丹心里越发疑惑了。
2
  法兰克福不仅是欧洲的交通枢纽和德国金融、科技的中心,也是ZM的旅游胜地,歌德故居、保尔教堂、老歌剧院……让这个城市充满了多元魅力。美茵河的南岸历来J有吃、喝、跳舞的美名,那些气氛无拘无束而风格各异的小酒店点缀着莱茵河的浪漫。
她们俩对这座城市都不陌生。肖亚文经常到柏林办理商务,抽空J去法兰克福看看芮小丹的母亲。芮小丹则是在这个曾是日尔曼帝国1都的城市里度过了9年的时光。
芮小丹的母亲经营的“紫竹园酒店”J在美茵河南岸,这是一家店面不大的中餐馆,门前的露天酒吧有20多平方米,遮阳伞下的圆桌有些空着,也有一些坐着喝酒聊天的客人。
芮小丹将车开到“紫竹园酒店”的汽车泊位停下,芮小丹的母亲闻声迎了出来。
芮小丹的母亲张慧敏50多岁,是那种干练而有修养的妇女,她的眼角刻满了皱纹,慈祥的目光里夹杂着几许孤D。
肖亚文人还没下车J亲热地喊道:“张姨您好!”
芮母也热情地说:“路上累了吧,快到里面歇歇。”
芮小丹关上车门对母亲说:“妈,亚文还要赶晚上八点的飞机回去,J呆几个小时。五号桌空着,我和亚文谈点事,给来点喝的吧。”
芮母吩咐过招待,又问肖亚文:“这么大老远的,怎么呆这不大会儿J走哇?”
芮小丹说:“妈,没事,她要的J是这个劲儿。”
肖亚文说:“张姨,我下个月还来柏林,可能没时间来看您,先跟您说一声,您可别挑礼儿呀。”
芮母说:“你们都忙,不用惦记我。”
肖亚文到洗手问擦了一把脸,又重新补了一下妆,走到五号桌将手里的包放桌上,在芮小丹的对面坐下。桌上不但有两份咖啡,还有两杯法兰克福Z经典的“苹果酒”饮料和两份SJ名菜——法兰克福香肠。
肖亚文低头闻了一下,陶醉地说:“啊——好情调!”
芮小丹说:“吃的喝的都有了,细说从头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手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支点上,这套动作娴熟、自然,一看便知是有点吸烟史了。
肖亚文惊讶地问:“你怎么学会抽烟了?”
芮小丹说:“去年卧底,D了一个多月的坐台小姐,J学会了。”
肖亚文坏坏地笑着说:“没学会点别的?”
芮小丹立刻被逗笑了,说:“你好淫秽呀。”
肖亚文“哈哈”开怀大笑,笑罢归入正题,说:“老板交代个差使,让找个离北京远点的地方租套房子,意思是没有熟人打扰,他想一个人清静清静。我想来想去还是把他放在古城比较合适,你办事有分寸,能有个照应。”
芮小丹说:“清静,躲什么?是警察还是仇家?”
肖亚文说:“我来找你,本身J含有政审担保。”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和一张个人简历递过去说:“这是这个人的情况。”
芮小丹扫了一眼身份证复印件,然后看个人简历——
丁元英,男,1959年出生,籍贯成都,北京户口,1978年考入清华大学,1979年留学柏林洪堡大学,1985年获经济学硕士,同年J职于柏林H.N.SGJ金融投资公司,1989年J职于北京通达证券公司,1990年2月在北京结婚,同年8月离婚。1991年鬼混。1992年3月J职于柏林《SJ经济周刊》,任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员,1994年1月辞职。1994年6月在北京创办个人私募基金,1995年5月私募基金预备解散。此人无信仰,爱好音响,在柏林有一套住房,有德国YJ居留权。
  芮小丹看完之后问:“鬼混是什么意思?”
 肖亚文说:“酗酒、女人,花天酒地那套呗。”
  芮小丹淡漠地说:“你也是警官大学出来的,为这种人担保?D然,花天酒地并不违法,只是一种带符号的生活方式。”
肖亚文说:“我无须为他辩解,也没说他是好人,只是如果按你的逻辑,你也是警官大学出来的,你是刑警,那你认为女人抽烟是不是也带着一种符号呢?”
  芮小丹说:“诡辩。”
 肖亚文一笑说:“权D是诡辩吧。”
 芮小丹质疑地问:“在古城租套房子,J这么简单?”
 肖亚文说:“要这么简单我J不找你了,北京周围的城市我哪儿租不来一套房子?我刚才说了,你办事有分寸,能有个照应。”
芮小丹问:“分寸指什么?照应指什么?”
肖亚文想了想,说:“J是……你这么跟审贼似的一问,我还真难解释了。”
芮小丹笑笑说:“没关系,你慢慢交代,我听得懂。”
肖亚文说:“本来我在天津租了房子,可是突然觉得不对劲儿,我发现私募基金实际上已经停业了,确切地说已经进入了清算程序,这J是说要散摊儿了,散摊儿J是解散,J是各奔东西。我给丁总D了一年助理,说有幸也行,说缘分也行,总之我没见过这样的人,或者说他根本J不是人……”
芮小丹不屑地打断肖亚文的话,说:“不是人是什么?”
肖亚文说:“是魔、是鬼都可以,J是不是人。”
芮小丹禁不住笑了笑,说:“怎么讲?”
肖亚文喝了一小口咖啡,慢慢转动着杯子平静地说:“会赚钱的人、地位高的人、有思想的人、有学问的人……我想,或多或少、直接间接,我都见过,但他们都是人,想的、干的都是人的那点事。丁元英不同,他跟正常人的思维颠倒了,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但是还有道理,像魔,柏林有个居士说他是J品混混。”
芮小丹说:“J品混混J不是混混了?”
肖亚文说:“也是。”
芮小丹说:“好,不管是魔还是混混,你要通过有个照应达到什么目的?”
肖亚文说:“不能让这条线断了,得有个什么事还能牵着。你在古城尽点地主之宜顺理成章,你们不是雇佣关系,关照多少都是人情。我办完这个差使J跟他搭不上话了,但我和你是朋友,你关照他,人情是记在我账上,关照他J是给我帮忙。”
芮小丹明白了一些,说:“总之这个人对你有用,你是想在私募基金解散以后还能跟他保持联系,慢慢成为朋友。”
肖亚文轻轻摇摇头,淡淡地说:“朋友?不可能。认识、熟人、够得上说话,这J已经不错了。咱跟人家根本不是一种人,凭什么跟人家成朋友?”
芮小丹说:“仅仅是认识有什么意义?你总得为点什么。”
肖亚文说:“认识这个人J是开了一扇窗户,J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已经够了。其它还有很多,比如机会、帮助,我不确定。这个在一般人看来可能不重要,但我知道这个人很重要。”
芮小丹又拿起身份证复印件看了看,抽了一口烟慢慢地吐出,笑着说:“这人,是让你越做越精了,这种事都能让你榨出油来。”
肖亚文说:“可我先把自己榨出油了,这么YZ腾,天津的预付房租和这次的往返机票一共两万多元哪,全得我自己出,这才叫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这事得自然,如果让他察觉到有刻意的成分,那我J丢人了。”
芮小丹凝视着肖亚文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J像在破译一道密码。沉思之后她把香烟在烟缸里熄灭,像场外评论一样说了两个字:“老到。”
肖亚文像洞穿一切似的一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芮小丹问:“想什么?”
肖亚文说:“你在想,白领J是白领,四面动机,八面周到,不是吃干饭的。这事名为关照,其实J是变相献媚,连保镖都有了,而且根本不给你推辞的机会。”
芮小丹忍不住笑出声了,说:“你已经不是人了。”
肖亚文说:“你办事有分寸,得体、自然。咱们是朋友,你J给我D回使唤丫头。其实我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来找你,我Z怕的事情之一J是和你搅和在一起。”
芮小丹不解地问:“为什么?”
肖亚文几分夸奖几分忌妒地说:“没你的时候我往人堆一站还是个角儿,有你在我J成陪衬了。你看看你这脸蛋儿,哪像是肉身凡胎生出来的,简直J是鬼斧神工啊。你再看你这身段,腰细腿长、胸高屁股大,再加上冷艳的气质,哪个女人愿意往你身边凑?”
芮小丹笑道:“用词粗俗了点,这马屁也拍得过头了,但我还是爱听。”
肖亚文说:“私募基金清算分红的日期已经确定了,6月15日在柏林,这样算下来大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又要租房子又要布置,时间很紧张。”
芮小丹想了想说:“我已经3年没来看老娘了,怎么也得度完假期再回去,你知道在刑警队请假有多难哪。这样,我给欧阳雪打个电话,房子的事让她去办,具体细节让她直接和你电话联系,以后的事J交给我了。”
肖亚文端起酒杯说:“那我J先谢了,我干了这杯,所有的心情都在这酒里了。”说罢一口气把酒喝干了。
芮小丹端起酒杯说:“别,谢字我受不起,我也干了这杯,扯平了。”
肖亚文从芮小丹手里夺过酒杯说:“你得开车,不能喝酒。咱们难得在国外一见,怎么也得留几张纪念照吧。呆会儿还有时间,咱们找地方照相去。”
芮小丹端起咖啡说:“那我J以咖啡代酒,也算扯平了。”
肖亚文细细端详着芮小丹,停了片刻说:“小丹,有几句话不管是不是多余,也不管你怎么去想,作为朋友我都必须得给你几句忠告。”
 芮小丹说:“你讲。”
  肖亚文说:“D你觉得这个人很特别的时候,千万别对这种人动心思,一旦动了那种心思你J算把地狱之门打开了,除了自己受折磨不会有D二种结果。这种不是人的人是个女人都受不了,他妻子只跟他过了半年J离婚了,说他不是人。我说这话你可以不D回事,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芮小丹说:“不放心,J别放我这儿。”
肖亚文说:“准知道你会这么想,但是你错了,这里面什么意思都有,J是没有男女的意思。我要是打他的主意不会把他放你这儿,那不是把肉往狼嘴里扔吗?”
芮小丹对于“狼”的比喻不以为然地一笑,说:“姐姐,跑题了。”
肖亚文说:“好,回到正题,咱们照相去。”
于是,芮小丹起身去酒店里拿照相机,肖亚文把芮母也拽了出来,三个人以紫竹园酒店为背景其乐融融地照起相来,其中更多的是芮小丹与肖亚文的合影。
照完相,肖亚文对芮母说:“张姨,我和小丹再到别处照几张,晚饭J在外面吃了,回来吃饭赶不上飞机,我这J跟您道别了,下次再来看您。”
芮母一边点头应承一边说:“屁股还没暖热J走,这叫什么事儿呦。”
芮小丹又去开车,肖亚文惬意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向芮母招手告别。芮母目送着汽车走远了,这才摇摇头回到酒店里。
  3
法兰克福是座移民城市,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都可以在这里见到,其中也有不少中国人,经常可以看到写着中文招牌的店铺。两个人一路上开心地谈笑着,悠闲地观望车窗外面的街道和风景。湛蓝的天空、柔和的阳光、起起落落的鸽子、异国情调的建筑,似乎一切都使人沉醉。
芮小丹在遇到路口的红灯停车时问:“什么是私募基金?违法吗?”
肖亚文说:“还没立法,怎么违法?私募基金按我理解J是没有经过注册的私人代客理财,性质和信托差不多。丁总募集的资金全部来自德国,但WQ针对中国股市,简单地说J是你的资本,我的头脑,大家一起在股市上捞钱,包你只赚不赔。”
芮小丹不屑地说:“天下哪有包赚不赔的买卖?”
肖亚文说:“你以为德国人的钱J那么好用啊?赔钱是由经营风险担保方承担,与投资人没关系。”
绿灯亮了,芮小丹随着车流通过路口,又问:“那担保方J不怕赔钱吗?”
目录

目录

本店全部为正版图书

在线试读

D一章 1 1995年5月21日柏林时间下午2点30分,北京——法兰克福的航班准时在机场平稳降落,法兰克福机场大厅的海关检查出口处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迎接亲友的人。身穿白色风衣的芮小丹站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静静注视着依次而出的旅客。 肖亚文随着旅客走了过来,她什么行李也没带,只是挎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坤包,那情形不像是来法兰克福旅行,而更像是去逛北京的超市。 肖亚文长着一张精致得让人无法判断年龄的脸,仿佛J是一件油画大师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艺术品。她身穿一套华贵的职业女装,眼睛里注满了灵气和自信,浑身散发着一种精明干练的气质,那是典型的白领女性的特征。 芮小丹迎上几步,朝着边走边观望的肖亚文亲切地喊了一声:“亚文!” 肖亚文闻声快步走来,也兴奋地喊道:“小丹!” 两人激动地拥抱了一下,肖亚文说:“我得先告诉你,我只能呆几个小时,得乘晚8点的班机回去,明天我人必须得在北京。我这趟是专程来见你的,自费。” 芮小丹惊诧地看看她,不解地质问:“你疯啦?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非得这么折腾?” 肖亚文说:“电话里,我怕你三言两语把我打发了。我这么折腾一趟,念我这来回的路费你也不好意思拒绝我。要是等你歇完探亲假再去古城找你,时间J来不及了。” 芮小丹迟疑了一下,本能地说:“如果是有人托你给古城的什么案子说情,那J别说出来了,我既没贼心也没贼胆,更没那个权力。” 肖亚文说:“你怎么看谁都像贼啊?” 两个人边说边走出大厅,走向停车场,上了一辆白色女士轿车,芮小丹驾车向莱茵河南岸的“紫竹园”小酒店驶去。 肖亚文一上车J笑着说:“你的拥抱不够真诚,敷衍我。” 芮小丹也笑道:“你神神道道让我猜心事,我真诚得起来吗?” 肖亚文系上安全带,理了理头发,说道:“小丹,咱俩从警官大学认识……”D一章
1
1995年5月21日柏林时间下午2点30分,北京——法兰克福的航班准时在机场平稳降落,法兰克福机场大厅的海关检查出口处三三两两地聚集着迎接亲友的人。身穿白色风衣的芮小丹站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静静注视着依次而出的旅客。
肖亚文随着旅客走了过来,她什么行李也没带,只是挎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坤包,那情形不像是来法兰克福旅行,而更像是去逛北京的超市。
肖亚文长着一张精致得让人无法判断年龄的脸,仿佛J是一件油画大师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艺术品。她身穿一套华贵的职业女装,眼睛里注满了灵气和自信,浑身散发着一种精明干练的气质,那是典型的白领女性的特征。
芮小丹迎上几步,朝着边走边观望的肖亚文亲切地喊了一声:“亚文!”
肖亚文闻声快步走来,也兴奋地喊道:“小丹!”
两人激动地拥抱了一下,肖亚文说:“我得先告诉你,我只能呆几个小时,得乘晚8点的班机回去,明天我人必须得在北京。我这趟是专程来见你的,自费。”
芮小丹惊诧地看看她,不解地质问:“你疯啦?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非得这么折腾?”
肖亚文说:“电话里,我怕你三言两语把我打发了。我这么折腾一趟,念我这来回的路费你也不好意思拒绝我。要是等你歇完探亲假再去古城找你,时间J来不及了。”
芮小丹迟疑了一下,本能地说:“如果是有人托你给古城的什么案子说情,那J别说出来了,我既没贼心也没贼胆,更没那个权力。”
肖亚文说:“你怎么看谁都像贼啊?”
两个人边说边走出大厅,走向停车场,上了一辆白色女士轿车,芮小丹驾车向莱茵河南岸的“紫竹园”小酒店驶去。
肖亚文一上车J笑着说:“你的拥抱不够真诚,敷衍我。”
芮小丹也笑道:“你神神道道让我猜心事,我真诚得起来吗?”
肖亚文系上安全带,理了理头发,说道:“小丹,咱俩从警官大学认识……”
芮小丹说:“不用铺垫,直说。”
肖亚文说:“不行,还是铺垫铺垫比较实用。”
芮小丹说:“Z好的朋友。”
肖亚文说:“有你这个定性我J踏实了。”
芮小丹说:“少奶奶,您快把您那金口里的玉言吐出来吧。你这么精明的人,我还真想不出你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肖亚文摆摆手说:“不着急,还有时间,只要不误了班机J行。这不是一句话J能说清楚的事,得喝着咖啡细说从头。”
芮小丹心里越发疑惑了。
2
  法兰克福不仅是欧洲的交通枢纽和德国金融、科技的中心,也是ZM的旅游胜地,歌德故居、保尔教堂、老歌剧院……让这个城市充满了多元魅力。美茵河的南岸历来J有吃、喝、跳舞的美名,那些气氛无拘无束而风格各异的小酒店点缀着莱茵河的浪漫。
她们俩对这座城市都不陌生。肖亚文经常到柏林办理商务,抽空J去法兰克福看看芮小丹的母亲。芮小丹则是在这个曾是日尔曼帝国1都的城市里度过了9年的时光。
芮小丹的母亲经营的“紫竹园酒店”J在美茵河南岸,这是一家店面不大的中餐馆,门前的露天酒吧有20多平方米,遮阳伞下的圆桌有些空着,也有一些坐着喝酒聊天的客人。
芮小丹将车开到“紫竹园酒店”的汽车泊位停下,芮小丹的母亲闻声迎了出来。
芮小丹的母亲张慧敏50多岁,是那种干练而有修养的妇女,她的眼角刻满了皱纹,慈祥的目光里夹杂着几许孤D。
肖亚文人还没下车J亲热地喊道:“张姨您好!”
芮母也热情地说:“路上累了吧,快到里面歇歇。”
芮小丹关上车门对母亲说:“妈,亚文还要赶晚上八点的飞机回去,J呆几个小时。五号桌空着,我和亚文谈点事,给来点喝的吧。”
芮母吩咐过招待,又问肖亚文:“这么大老远的,怎么呆这不大会儿J走哇?”
芮小丹说:“妈,没事,她要的J是这个劲儿。”
肖亚文说:“张姨,我下个月还来柏林,可能没时间来看您,先跟您说一声,您可别挑礼儿呀。”
芮母说:“你们都忙,不用惦记我。”
肖亚文到洗手问擦了一把脸,又重新补了一下妆,走到五号桌将手里的包放桌上,在芮小丹的对面坐下。桌上不但有两份咖啡,还有两杯法兰克福Z经典的“苹果酒”饮料和两份SJ名菜——法兰克福香肠。
肖亚文低头闻了一下,陶醉地说:“啊——好情调!”
芮小丹说:“吃的喝的都有了,细说从头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手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支点上,这套动作娴熟、自然,一看便知是有点吸烟史了。
肖亚文惊讶地问:“你怎么学会抽烟了?”
芮小丹说:“去年卧底,D了一个多月的坐台小姐,J学会了。”
肖亚文坏坏地笑着说:“没学会点别的?”
芮小丹立刻被逗笑了,说:“你好淫秽呀。”
肖亚文“哈哈”开怀大笑,笑罢归入正题,说:“老板交代个差使,让找个离北京远点的地方租套房子,意思是没有熟人打扰,他想一个人清静清静。我想来想去还是把他放在古城比较合适,你办事有分寸,能有个照应。”
芮小丹说:“清静,躲什么?是警察还是仇家?”
肖亚文说:“我来找你,本身J含有政审担保。”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和一张个人简历递过去说:“这是这个人的情况。”
芮小丹扫了一眼身份证复印件,然后看个人简历——
丁元英,男,1959年出生,籍贯成都,北京户口,1978年考入清华大学,1979年留学柏林洪堡大学,1985年获经济学硕士,同年J职于柏林H.N.SGJ金融投资公司,1989年J职于北京通达证券公司,1990年2月在北京结婚,同年8月离婚。1991年鬼混。1992年3月J职于柏林《SJ经济周刊》,任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员,1994年1月辞职。1994年6月在北京创办个人私募基金,1995年5月私募基金预备解散。此人无信仰,爱好音响,在柏林有一套住房,有德国YJ居留权。
  芮小丹看完之后问:“鬼混是什么意思?”
 肖亚文说:“酗酒、女人,花天酒地那套呗。”
  芮小丹淡漠地说:“你也是警官大学出来的,为这种人担保?D然,花天酒地并不违法,只是一种带符号的生活方式。”
肖亚文说:“我无须为他辩解,也没说他是好人,只是如果按你的逻辑,你也是警官大学出来的,你是刑警,那你认为女人抽烟是不是也带着一种符号呢?”
  芮小丹说:“诡辩。”
 肖亚文一笑说:“权D是诡辩吧。”
 芮小丹质疑地问:“在古城租套房子,J这么简单?”
 肖亚文说:“要这么简单我J不找你了,北京周围的城市我哪儿租不来一套房子?我刚才说了,你办事有分寸,能有个照应。”
芮小丹问:“分寸指什么?照应指什么?”
肖亚文想了想,说:“J是……你这么跟审贼似的一问,我还真难解释了。”
芮小丹笑笑说:“没关系,你慢慢交代,我听得懂。”
肖亚文说:“本来我在天津租了房子,可是突然觉得不对劲儿,我发现私募基金实际上已经停业了,确切地说已经进入了清算程序,这J是说要散摊儿了,散摊儿J是解散,J是各奔东西。我给丁总D了一年助理,说有幸也行,说缘分也行,总之我没见过这样的人,或者说他根本J不是人……”
芮小丹不屑地打断肖亚文的话,说:“不是人是什么?”
肖亚文说:“是魔、是鬼都可以,J是不是人。”
芮小丹禁不住笑了笑,说:“怎么讲?”
肖亚文喝了一小口咖啡,慢慢转动着杯子平静地说:“会赚钱的人、地位高的人、有思想的人、有学问的人……我想,或多或少、直接间接,我都见过,但他们都是人,想的、干的都是人的那点事。丁元英不同,他跟正常人的思维颠倒了,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但是还有道理,像魔,柏林有个居士说他是J品混混。”
芮小丹说:“J品混混J不是混混了?”
肖亚文说:“也是。”
芮小丹说:“好,不管是魔还是混混,你要通过有个照应达到什么目的?”
肖亚文说:“不能让这条线断了,得有个什么事还能牵着。你在古城尽点地主之宜顺理成章,你们不是雇佣关系,关照多少都是人情。我办完这个差使J跟他搭不上话了,但我和你是朋友,你关照他,人情是记在我账上,关照他J是给我帮忙。”
芮小丹明白了一些,说:“总之这个人对你有用,你是想在私募基金解散以后还能跟他保持联系,慢慢成为朋友。”
肖亚文轻轻摇摇头,淡淡地说:“朋友?不可能。认识、熟人、够得上说话,这J已经不错了。咱跟人家根本不是一种人,凭什么跟人家成朋友?”
芮小丹说:“仅仅是认识有什么意义?你总得为点什么。”
肖亚文说:“认识这个人J是开了一扇窗户,J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已经够了。其它还有很多,比如机会、帮助,我不确定。这个在一般人看来可能不重要,但我知道这个人很重要。”
芮小丹又拿起身份证复印件看了看,抽了一口烟慢慢地吐出,笑着说:“这人,是让你越做越精了,这种事都能让你榨出油来。”
肖亚文说:“可我先把自己榨出油了,这么YZ腾,天津的预付房租和这次的往返机票一共两万多元哪,全得我自己出,这才叫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这事得自然,如果让他察觉到有刻意的成分,那我J丢人了。”
芮小丹凝视着肖亚文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J像在破译一道密码。沉思之后她把香烟在烟缸里熄灭,像场外评论一样说了两个字:“老到。”
肖亚文像洞穿一切似的一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芮小丹问:“想什么?”
肖亚文说:“你在想,白领J是白领,四面动机,八面周到,不是吃干饭的。这事名为关照,其实J是变相献媚,连保镖都有了,而且根本不给你推辞的机会。”
芮小丹忍不住笑出声了,说:“你已经不是人了。”
肖亚文说:“你办事有分寸,得体、自然。咱们是朋友,你J给我D回使唤丫头。其实我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来找你,我Z怕的事情之一J是和你搅和在一起。”
芮小丹不解地问:“为什么?”
肖亚文几分夸奖几分忌妒地说:“没你的时候我往人堆一站还是个角儿,有你在我J成陪衬了。你看看你这脸蛋儿,哪像是肉身凡胎生出来的,简直J是鬼斧神工啊。你再看你这身段,腰细腿长、胸高屁股大,再加上冷艳的气质,哪个女人愿意往你身边凑?”
芮小丹笑道:“用词粗俗了点,这马屁也拍得过头了,但我还是爱听。”
肖亚文说:“私募基金清算分红的日期已经确定了,6月15日在柏林,这样算下来大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又要租房子又要布置,时间很紧张。”
芮小丹想了想说:“我已经3年没来看老娘了,怎么也得度完假期再回去,你知道在刑警队请假有多难哪。这样,我给欧阳雪打个电话,房子的事让她去办,具体细节让她直接和你电话联系,以后的事J交给我了。”
肖亚文端起酒杯说:“那我J先谢了,我干了这杯,所有的心情都在这酒里了。”说罢一口气把酒喝干了。
芮小丹端起酒杯说:“别,谢字我受不起,我也干了这杯,扯平了。”
肖亚文从芮小丹手里夺过酒杯说:“你得开车,不能喝酒。咱们难得在国外一见,怎么也得留几张纪念照吧。呆会儿还有时间,咱们找地方照相去。”
芮小丹端起咖啡说:“那我J以咖啡代酒,也算扯平了。”
肖亚文细细端详着芮小丹,停了片刻说:“小丹,有几句话不管是不是多余,也不管你怎么去想,作为朋友我都必须得给你几句忠告。”
 芮小丹说:“你讲。”
  肖亚文说:“D你觉得这个人很特别的时候,千万别对这种人动心思,一旦动了那种心思你J算把地狱之门打开了,除了自己受折磨不会有D二种结果。这种不是人的人是个女人都受不了,他妻子只跟他过了半年J离婚了,说他不是人。我说这话你可以不D回事,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芮小丹说:“不放心,J别放我这儿。”
肖亚文说:“准知道你会这么想,但是你错了,这里面什么意思都有,J是没有男女的意思。我要是打他的主意不会把他放你这儿,那不是把肉往狼嘴里扔吗?”
芮小丹对于“狼”的比喻不以为然地一笑,说:“姐姐,跑题了。”
肖亚文说:“好,回到正题,咱们照相去。”
于是,芮小丹起身去酒店里拿照相机,肖亚文把芮母也拽了出来,三个人以紫竹园酒店为背景其乐融融地照起相来,其中更多的是芮小丹与肖亚文的合影。
照完相,肖亚文对芮母说:“张姨,我和小丹再到别处照几张,晚饭J在外面吃了,回来吃饭赶不上飞机,我这J跟您道别了,下次再来看您。”
芮母一边点头应承一边说:“屁股还没暖热J走,这叫什么事儿呦。”
芮小丹又去开车,肖亚文惬意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向芮母招手告别。芮母目送着汽车走远了,这才摇摇头回到酒店里。
  3
法兰克福是座移民城市,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都可以在这里见到,其中也有不少中国人,经常可以看到写着中文招牌的店铺。两个人一路上开心地谈笑着,悠闲地观望车窗外面的街道和风景。湛蓝的天空、柔和的阳光、起起落落的鸽子、异国情调的建筑,似乎一切都使人沉醉。
芮小丹在遇到路口的红灯停车时问:“什么是私募基金?违法吗?”
肖亚文说:“还没立法,怎么违法?私募基金按我理解J是没有经过注册的私人代客理财,性质和信托差不多。丁总募集的资金全部来自德国,但WQ针对中国股市,简单地说J是你的资本,我的头脑,大家一起在股市上捞钱,包你只赚不赔。”
芮小丹不屑地说:“天下哪有包赚不赔的买卖?”
肖亚文说:“你以为德国人的钱J那么好用啊?赔钱是由经营风险担保方承担,与投资人没关系。”
绿灯亮了,芮小丹随着车流通过路口,又问:“那担保方J不怕赔钱吗?” 显示全部信息
内容介绍

这是一部可以傲然D尊的长篇小说。 也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完美佳作。 豆豆,以她的才华,探部一个有机的、无定形的、陌生的、暧昧的和未曾臻达的SJ。男女主人公那浓墨重彩的经历以及令人欷歔的爱情故事创造出了一种超然背叛的意志、而这意志是那样的静谧、清明。 丁元英,这位传统文化的叛逆者在柏林私募基金分红会议上突然宣布私募基金解散,结束了他在法律真空地带利用文化密码对中国股市屠杀性掠取,孑孑一人回到中国某古城隐居下来。 芮小丹,一位从小在法兰克福长大的中国女了,侨居异国的边缘感使她对主流社会充满了天然的渴求,刑警的职业使她与丁无英不期而遇…… 俩人从音响发烧友变成爱情发烧友,直到迎接那冲天的光焰…… 一个作家的品质,在豆豆身上达到了J至,作品主题的睿智和简约,出色地表现出佛学光耀和不蓄意的使人震惊!
关联推荐

根据本书改编的电视剧《天道》正在全国掀起J大反响。
这是一部可以傲然D尊的长篇小说。也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完美佳作。豆豆以她的才华,探问一个**的、无定形的、陌生的、暧昧的和未曾臻达的SJ。男女主人公那浓墨重彩的经历以及令人欷放的爱情故事创造出了一种超然背叛的意志、而这意志是那样的静谧、清明。一个作家的品质,在豆豆身上达到了J至,作品主题的睿智和简约,出色地表现出佛学的光耀和不蓄意的使人震惊!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