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床上像这样睡觉的人,肝脏多半不好和泉八云!-祝福你幸福

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相府闺秀。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23岁女毒枭,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魏葆华,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逍遥刀仙,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陈子湄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李勒优,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翊文,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股道家园,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乔山人善琴,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孙瀚文,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朱松花。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财付通支付密码忘了怎么办,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鳄霸 雷克顿,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林佐义,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宁波神舟学校,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傅平山。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小剧场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祝福你幸福”,再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那你那车呢,值好多钱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岳峰心都滴血了:“你能不提我那车吗,车是男人第一个老婆,哎呦我家正室就这么残了……”
季棠棠笑的肚子都疼了,顿了顿她忽然叹了口气:“还有石嘉信呢岳峰,他这趟也算是帮了我,他没那么好心,追根究底都是为了他女朋友,你觉得我能就这么跑了吗,而且我还想着能借这件事,多从他那拿点盛家的消息,知道的多点,对我来说没坏处的。”
岳峰让她这么一二三四五六七摆道理摆的没语言了:“也就是说,必须得管是吗?”
“但是棠棠,你想过没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有一些话题,一挑出来就无比沉重,季棠棠不说话了,她觉得挺难受的,她说:“岳峰,你这么说,好像我有得选似的。”
“如果没这件事,你知道一切都是秦家的阴谋之后,你预备怎么打算?想过没?”
季棠棠没吭声,岳峰正想说什么,有人在门上笃笃敲了两下,然后把门推开半扇:“不好意思,你们既然熟,可以慢慢聊。我有些话,紧急跟盛夏讲,不好拖。”
岳峰看看石嘉信,又看看季棠棠:“那你们聊吧,我出去跟毛哥他们解释一下,有些事,也不能全瞒着他们。”
大美拿了毛哥的钱,心里头倍儿美,人也大方起来,慷慨地把自己囤的方便面拿出来与毛哥神棍共享,岳峰出来之后,看了看石嘉信关上的门,问了毛哥一句:“那小子刚听墙角了吗?”
毛哥一边摇头一边吸溜吞了口面,答的含糊不清:“没,不过那小子明显坐立不安的,可能有话要跟棠棠讲吧。”
神棍在一旁愤恨:“我要跟小棠子说,不要跟这样心理阴暗吃独食不愿分享的人交朋友!”
看来神棍这张热脸,在石嘉信那儿蹭到的始终都是冷屁股,岳峰打趣:“刚还不说人家是优秀的有为青年吗?”
神棍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
毛哥忍住笑,又问岳峰:“峰子,你这趟在这,到底得罪的什么人加拉雷斯,有眉目吗?”
岳峰点了点头:“正想跟你们说道说道。”
说到这他打住话头,抬头看大美:“美女,介意回避一下吗?”
大美是个饱经世事的,往常来的客人出什么幺蛾子的都有,只要有油水,她习惯照单全收:“可以啊,这屋这么点地,待着我也嫌挤。不过帅哥,这么大冷天把我支使出去,待哪啊,茶座还得收茶位费呢……”
话还没完,毛哥递过来一张红色领导人:“加上之前给的,可以了啊。”
大美笑着抽过来:“话是这么说,只是,把窝留给你们,不得给个押金啊,万一你们扛了我的家当跑了,我哭都没处哭去对吧……”
岳峰笑了笑,忽然伸手又把那张钱给抽回来:“说的也是,这钱够我们哥几个包个茶座包厢好好说话,何必挤在这呢,吃三块钱的面,寒碜的慌。”
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是在睡眠中度过的。我们每天都要睡觉,晚上睡觉,中午睡觉,但是你有没有关注过睡眠问题呢?比如有的人睡觉磨牙,睡觉打呼噜,喜欢抱着东西睡觉,趴着睡等等,这些睡觉问题其实都和健康息息相关哦.
这些睡眠状态暗示健康状况

NO1:睡觉打呼噜
听见枕边人震耳欲聋的呼噜声,有想拿枕头捂死他的冲动没?《伤寒论》中说的“鼻息必鼾”,是因为津液不足,无法濡养好鼻子、颃颡(就是“小舌头”附近),此处是足厥阴肝经的巡行之处,属于“肝主筋”的问题。
如何解决
肝胆经络有问题,可考虑柴胡剂,但是柴胡剂不宜久服,长期还是以恢复脾肾功能,恢复胃生津脾行津的功能。也可坚持按摩太冲、阳陵泉。

NO2:趴着睡,抱着东西睡
总是有很多人喜欢趴着睡,还有的人还喜欢抱着娃娃之类的玩具睡觉,其实你不知道,你出事了。这可反映了你心阳不振哦,严重的话,还有可能会出现出现胸闷、心慌等情况。
如何解决
平时要注意恢复心气,可以平时艾灸内关穴,或者用桂枝10g 、炙甘草10g 泡水带茶饮喝。NO3:手脚缩成一团
为啥手脚总是冰冰凉?怎么暖都暖不过来?在床上手脚缩成一团?这种现象一般女性常见哦,究其原因,还是脾肾功能弱,心气推动力不够,津液无法濡养好四肢末梢。如何解决
可以每天早上起床服用生姜大枣红糖水,振奋阳气。
NO4:说梦话、磨牙
说梦话、磨牙,是因为心经有热,“心藏神”,只有心得到津液充分的濡养,藏神才藏的好,否则产生了虚热,就会导致睡觉后一系列藏神藏不好的表现:说梦话、磨牙,更有甚者,出现梦游的情况。这些,都是心的问题哦。
如何解决针对心经有热的情况,一般是心脏长期得不到津液的濡养,产生了虚热,一般会伴有心烦、小便黄等情况。临床上要根据具体的症状,方证对应,遵循“观其脉证,知犯何逆三顾草庐缩写,随证治之”的原则。NO5:容易醒、夜尿多
如果晚上总是1-3点醒来,或者起来上厕所,要注意自己的肝胆问题哦。如果在3-5点总是醒来,或者去厕所,要注意自己肺类的问题。
几种常见病的适宜睡姿
对患有某种疾病的人而言,讲究一下睡眠姿势很有必要,不能机械地强求右侧卧位。自行采取一些保护性睡姿,对预防疾病的发生或减轻疾病的症状都是有益的。要知道,许多疾病就是由于睡姿不当诱发或加重的。下面我们就来具体介绍几种常见病的适宜睡姿:
肺结核:两边肺部都有病的人,最好采用仰睡。如果左肺有病,适宜左侧睡;右肺有病,则宜右侧睡。
心肌炎、哮喘、心力衰竭:采取半躺半坐的睡姿,可改善肺部的血液循环,减少肺部瘀血,增加氧气的吸入量,有利于症状的缓解与休息。
中耳炎:一般脓汁会灌满患侧耳道,为使脓汁引流通畅,可采取患侧卧位,以促使脓液排出美辰香醒。
胃溃疡:胃溃疡病人宜提倡左侧卧位。如果向右侧卧,从胃部流向食管的酸性液体回流量大大多于正常情况,而且持续不断,可引起胃部灼痛。
心脏病:心脏代偿功能尚好者,可向右侧卧。若已出现心衰,可采用半卧位,以减轻呼吸困难,切忌左侧卧或俯卧。
高血压:高血压患者,特别是老年高血压患者,睡姿应为半卧位或侧卧位,可使用15厘米高的枕头,太高或太低都会产生不适感。
胆囊炎、胆石症:宜采取右侧卧位,这样有利于胆汁的排泄,防止结石嵌顿、梗阻,从而缓解疼痛。
腰背痛:适宜侧卧睡,这样可以使肌肉完全松弛,避免肌肉牵拉紧张,刺激或压迫神经,而引起或加重腰背疼痛。
颈椎病:睡觉时应把枕头放在颈下,不要让颈部悬空,也不要突然剧烈地翻身。如能枕用颈椎保健枕自然更好。觉得不错,请在下方点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https://www.g6g7.cn/10879.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