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古代女子失贞后,新婚夜竟然这么做飞跃长生!-读阅书城

导语
她是身经百战的王牌特工,穿越成被世人耻笑的痴傻王妃,前有王爷嫌弃,后有小妾暗害?重活一世,管它妖魔鬼怪,害她者,定当百倍奉还……

凤岐一七三年。 寒冷的冬季马上就要过去,临走还来了一场大雪。一夜之间,京城染上了一层白色。一处王府宅院里,却挂上了无数的白灯笼那虹。 “听说贤王妃去世了。” “昨天晚上贤王妃吃晚膳时噎死的中体网。” 众人看向说话的年轻男子,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男子得意地笑道:“谁不知道贤王妃是个傻子,每日就知道吃和睡,噎死她也是早晚的。”说完之后,见众人都笑开了,男子的笑声更大。 酒楼里响起阵阵笑声,对众人来说,贤王妃之死绝对是值得开心的。 凤岐国内,无人不知贤王妃痴傻,模样又不好看,文君竹两年前为了嫁给贤王青树坪战役,敲响圣钟,跪在皇宫门外三天三夜。 右相夫人以死要胁,也不能改变女儿丢人的行径。最终,贤王仁慈杜鹃传奇,亲自将奄奄一息的安大小姐送回府,并答应迎娶安大小姐为正妃。 安大小姐成了贤王妃。 而安大小姐的死皮赖脸,让众人不耻。安大小姐以死求嫁,在世人眼中就是恬不知耻。 与外面的热闹不同,贤王府今日格外的安静。 皑皑白雪在空中飘浮,映衬着白花白布装饰门框,仿佛整个世界都融在了一片白色当中。往日清莲轩内就无多少人走动,而今日更是寂寥。 大堂内摆放着一副漆黑的棺木萌码,高台正中放着一块牌匾,上面刻着三个字:安月如。 空旷寂静的大堂内无一人踪影,婢女小厮们更是早跑得远远的,眼中满是笑意,躲在不远处看着,似乎王妃去世与府中无任何关系豪俊影视。 “呜呜……小姐……”黑色棺木前仰月唇,一个女子全身青灰色布衣着身,头上戴着白孝,跪在火盆前轻轻抽泣着。 女子呜咽的哭泣声在空无一人的大堂内格外清晰,单薄的身影微微抖动,映衬着微弱的火光,格外清冷而萧瑟。 “呜呜,小姐,你死得好冤枉啊……”心儿满脸泪水,眼睛早已哭得红肿,手里给主子烧着一张张纸钱,心里委屈之极。 “小姐,都怪心儿没用。我们在府里时就受人欺负,没想到他们那么过分孔周三剑,居然连元宝都不给,呜呜呜……”越说越伤心,眼泪早已打湿了小脸,伸手抹干泪似想到什么,小脸充满恨意,喃喃道:“心儿知道,一切都是王爷跟侧妃娘娘授意的。若当时不是侧妃拦着,要是早一步有人下去救小姐上来,说不定……说不定……呜呜……” 越说越伤心,心儿跪趴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当情绪微稳定,抬起头后,眼中充满了绝望,声音死寂道:“心儿只是一介丫鬟,当年若不是小姐把心儿救回来范蕊雅,心儿早就饿死街头了。心儿虽知道小姐枉死,无奈心儿无能力为小姐报仇,只能与小姐共赴黄泉,为小姐开路王骁威。” 说着,心儿深深看了一眼牌匾上的三个字,猛地闭上了眼睛,身子向棺木冲去—— 咚咚……咚咚咚…… 就在心儿快要撞到棺木时,寂静的大堂突然从棺木方向响起咚咚的闷响,一心求死的心儿一个急刹步稳住身子,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看向棺木,尤其是在听到棺木中声音越发频繁响亮时,抖着声音道:“小……小姐,别吓我黎傲。” “放——我——出——去秦梦遥。” 沉闷厚重的声音从棺木中发出,这一诡变,心儿瞬间瘫软在地上,有些不敢相信喃喃道:“诈……诈尸了胡世群?” “外面有人吱个声,给我把这玩意挪开。” 棺木中的声音似频临爆发,熟悉的声音让心儿大了胆子朝棺木走去,看着被封死的棺木,心儿想打开看看,却又有些犹豫,毕竟死者为大,万一亵渎了小姐的遗体,她万死也不得已赎罪。 “里……里面有人自说话吗?”万一小姐没死,怎么办? 突然而来的想法让心儿吓了一跳,但想到若小姐真的没死,自己怎能放弃? “有,给我把这玩意弄开。” 安月如瞪着头顶上这硬邦邦的玩意王浏芳,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让还没了解状况的安月如很不爽,尤其在听到外面那絮絮叨叨的话,到最后外面那个丫头居然有想死的念头,吓得她手软脚软赶紧敲着这板儿,话说她还没到让别人殉葬的地步。 在外面的心儿一心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试着喊喊的,根本没指望会有人答应。没想到话一出口,棺木内居然真有人回应自己的话,当场吓软了脚,惊恐万分。 小姐被人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息,连从宫里赶来的太医都一脸节哀顺变的表情,说了声为时太晚就匆匆离开。 在太医的宣判之后,所有人对小姐的死,非常肯定。心儿就算再伤心炎爆慎,却也接受了事实。但……现在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家小姐会在棺材里敲棺材盖苏轼的诗全集?难道死不瞑目,要出来报仇?! “妈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手脚也毫无力气,头一阵晕眩,让一向冷静自持的她也不禁爆了粗口,感觉自己有晕过去的趋势,多年战斗经验告诉她,若此时晕了过去,自个还能不能醒来还要另说。 伸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下手更是毫不留情点了自己的痛穴,尖锐的刺痛让她不禁抽了抽,但神志却逐渐清明。 从小就有在黑夜中视物的本领,看着面前这板,双手紧贴其上维维安福,脚下用力,深呼吸…… 嘭…… 棺材板以优美的姿势瞬间从棺木上飞了出去,里面的人更是双手双脚呈90度的姿势双龙夺凤,那模样赫然和那僵尸没有几样。 “啊……”心儿看着小姐身子直挺挺地从棺木里坐了起来,心脏猛地加快速度,眼白一番,晕了。 而这边,安月如从棺材里直挺挺地坐起来,不断调整着呼吸,也因为突来的亮光,有些刺眼。慢慢地睁开眼睛申善雅,打量起周围的一切。 白色的墙壁、被绑着白布的桌椅,就连梁上挂着的花布都是白色的。这番装饰林孝贤,就算再不在状况中,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她此时此刻还坐在一个关键的地方,这让她想不明白都不行。 一手撑着棺材,利落地从棺材里跃了出来。在跳跃当中,安月如看到自己身上的装饰。 暗红色的锦缎长袍绣着金色的牡丹,脖子上挂着一串玉串,碧中泛着金色,一看就价值不菲。双手手腕上更是叮叮当当各带着两个玉镯,同样价值连城。 安月如眉头高挑,这什么情况?! “啊……闹鬼啦……” “天哪……王妃诈尸啦……” “啊……我晕了。” 还未等安月如想明白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门外突然伸出了几颗脑袋,有男有女,只不过当与她目光相对,纷纷一脸惊恐争先恐后往外逃,仿佛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跑慢的人,在对上自个目光,直接惨叫一声,晕了……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https://www.g6g7.cn/1086.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