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吕游选诗(009)//《吕游诗界》诗刊总第(23)期-吕游诗界
《吕游诗界》诗刊总第(23)期
吕游选诗(009)期
题记:“吕游诗界”公众号今天推出四个栏目:诗人影踪、封面诗人、沧州诗群、鉴诗。希望大家喜欢。(吕游)
本期诗人
(排名不分先后)
殷常青 安顺国 孙 飞 梅 子 纪坤栋 柳三春 爱 花 杨洪谦
“吕游选诗”主持人:吕游
微信联系:wansuishige
吕游选诗—诗人影踪
诗人聚会在沧州。从左至右依次为:阿步、安顺国、殷常青、吕游、王云起
吕游选诗—封面诗人
殷常青的诗
殷常青(华北油田)
阿尼玛卿山
高原之上,西部以西
阿尼玛卿山是一个裸婴的肉体
几只乌鸦在阿尼玛卿山上盘旋
几座玛尼堆在阿尼玛卿山的寒风中坚持
谁在雪水中洗净了肉身
谁把心放进了高原的胸怀
一万朵雪的火苗在西部高原游荡
一整座银焰是阿尼玛卿山
风吹走过去的时光
河流穿过寺院喃喃的诵经
高原之上,西部以西
阿尼玛卿山彻夜不眠
月光里举着明晃晃的刀子
经卷里埋伏着前世的秘密
一阵木鱼声被轻轻送远
谁又被无辜地完成惊爆无底洞?
从寂静到寂静,生命不是尺
谁能永远像春风小林优美,又能永远像流水达贝妮微博?侯璎珏
西部是一种疼,高原是一种美
阿尼玛卿山是一颗小小的星灯
喜玛拉雅之歌
喜玛拉雅。这风暴中竖立的
一截陡峭的歌唱,和一坨
酥油前打坐的白袍僧人
我只能用想像抚摩这精神的光芒
喜玛拉雅。这语境中的神话
如果你不能够仰望
请放弃你的梦想
和这首有关雪山之巅的诗行
从冰到冰,从雪到雪
喜玛拉雅俯瞰苍茫,幡帕
光,鸦群,狗,犄角或奶桶叮当
像无限美好的一个哑巴
喜玛拉雅。这世界的一块冰
打开夏夜。那是我从西藏归来
夏天正在建成,那是我感到热
就把西藏放下,放在了枕边
放进生命。喜玛拉雅——
我现在是在祖国持续高温的城市
想它静静的雪床肖益鸿,和终极
寒气中盛开的藏红花。喜玛拉雅——
这大地的巨帆,这地理的高度
穿行在古老的西藏
如果你不能攀越黄修源,也不能停止
对它一次深深的致敬!
喜玛拉雅。喜玛拉雅——
用泪水推动一千个春天
用一千个春天喂养一个西藏
保佑我和我生命的诗句不会弯折
锡林河
像一道闪电,闪了一下,两下
然后深深地嵌进草原
世界一下子亮了
风吹草动
红脸庞的少女怀抱花朵裹紧腰身
低头的羊群四散
只有锡林河,还在青草和野花中
像蜜蜂一样匆忙奔波
像蜜蜂一样不知道蜂蜜的滋味
殷常青(1969-),出生于陕西匡政之路,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诗刊》、《山花》、《红岩》、《美文》、《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百余家报刊发表诗歌2000多首。
吕游选诗—沧州诗群
生存孙飞 (河北沧县)在故乡我们需要把自己的生命做成灯盏然后燃烧然后疼然后逃离去异乡把物质、利益和贪婪做成交易然后活下来然后忘记自己忘记回家的路直到找不到尸骨2018.6.25晚21:57回做一片生机勃勃的叶子梅子 (山东庆云)真好,迎着光,迎着雨落下的灰尘和划痕刚好,成为一个季节的好故事顺从发芽,甚至贫穷的淡绿顺从风声,雷电的恫吓其实也没什么我珍贵的小贱命有小小的忍小小的安不介意你随手把我扯下最好的青春,耀眼在你的绿手指我有片刻的战栗我有诀别,貔貅怎么分公母蓬勃的爱你2018.6.23新荷纪坤栋 (河北沧县)要有耐心,要允许它有小波折。允许它的小心,它的初来乍到,不习惯,不熟悉。像等那颗蚌,在缓慢时光中默默。静静地八神月姬,等。该庆幸,还有这么多是可以等到的。删掉那些庸俗的华丽的辞藻,每一个,都是对你的一次伤害。2018.6.24乞丐柳三春 (河北南皮)一轮明月,为卑微者提着高贵的灯笼。检阅不歪的影子溢出体外的金黄,参差不齐。命运呀叫不醒,一个执意假装睡觉的人刀尖儿上有蜜我愿做一只渺小的蚂蚁在一群滴血的嘴脸后面,讥笑并写下一首赞歌。透视,这宏大的世界赶夜路的乞丐,有月光有高大的墓碑。给黑黑的夜再添上一抹黑。闪电来了比月光还白2018.06.25吊爱花 (河北沧州市)你静静地躺着面容祥和仿佛沐浴着那个世界的光辉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死亡把我们拉得很近2018.6.20.19:29夏日黄昏杨洪谦(河北沧州市)当满天的黑乌鸦从云顶飞落而那只红鸟已败入西山几缕不甘的尾翼没有了引力挑逗不起天边之云的雄念而我,刚刚开始复活灯光照不见玫瑰于心胸灿烂皎月拨弄流水轻音应和蛙声步伐轻快的舞者额头和眼睛喷发星星健走队号声嘹亮如奔往前线锣鼓强烈吐纳腹中浊气我把自己扮成袋鼠前胸挂着水瓶和手机颠连跳步 和顽童无异用鼻子,用毛孔撒世贵,用第六感寻找黑夜里的酵母素和可以饮用的匕首那灯光闪烁处遍地的繁花视我如异人2018年6月24日
吕游选诗—鉴诗
生活中的生活——诗人安顺国印象
当今石油行业依然活跃的诗人中,安顺国并不是第一个闯入我的视野的。以势取胜的第广龙、真切细腻的张洪波、飘逸灵动的殷常青等因各种缘由,更早地在我的文学视界中刻下了自己的标识。
不记得第一次结识温润深长的安顺国是什么时候。只记得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飘逸的长发和酒桌上从不偷奸耍滑搞小动作的神态做派。如果说长发标明安顺国不羁的性格,那每饮必至微醺但从不弄虚作假的情形则似乎告诉我,他不比寻常的酒量背后有着引人敬佩的真性情。
断断续续读过安顺国诸多作品后,我发现东方爱婴之歌,也许正是不羁的性格成就了他的诗歌创作。安顺国24岁开始诗歌写作,然而这个不算早的年龄并没有妨碍他诗情的汩汩流淌,并没有阻断他在诗歌路途上的孜孜探索和迅猛成长。作为一个新人,由于起点高,当年,他的《塑盔里的月亮》和老资格的谷地、李文彦等人的作品并列“华北油田青年文学创作丛书”第一辑。后来,在“当代石油作家文学创作丛书”的编辑中,《安顺国诗歌选》也毫无争议地被选家列入第一辑。身列这一辑的还有张洪波、第广龙、周绍义、和军校、王世伟。这些名字不仅当年风声鹤唳造句,如今在石油行业依然是掷地有声。而这一切,足以说明安顺国诗歌创作的实力罗二的朝战。
安顺国生长在油田,父辈是石油人,而他现在也供职于石油企业。井架、采油树(抽油机)、石油、石油人成为他诗歌中的重要意象。他深知石油人的甘苦,他洞察石油的来之不易。他曾经纯真地质问:“钻塔/你顶天立地的歌唱/是在传播顽强吗”;他也曾慨叹:“石油人/常在四季饥饿的风里/吞嚼自己。大漠。碱滩。平原/石油从血水里流出来/石油从孤寂中挤出来/岁月的亮翅渴望黑色雨/许多人许多的青春/都在烈日下淬火。”我曾说安顺国善饮,而善饮的安顺国更理解石油人的坦荡与豪放:“60度对我们不算什么/60度对我们是一种温暖/人在酒里荒原在酒里/酒鼓舞了我们的血脉/酒使我们旋开了放喷的阀门。”“站起来。站起来才是一群钻工汉子/围拢起来的酒杯就是一个一个的钻塔……”石油人的情怀在他的笔下,挥洒得酣畅淋漓。
安顺国曾经在夜晚写下这样的诗句:“诗是分忧之物/让我穿越岁月的凄苦和欢乐/耀亮往昔/然后抵达思想的实在。”作为情感丰赡的诗人,诸多真切的现实牵动着诗人的情思。不论是早期的“白洋淀已经干涸/所有荷花都不知隐居在哪儿/留下苇子摇晃着身躯/显示着这片土地的灵魂”(《生命在呼唤》),还是后来的“内心的不安与理想有关/简单的命题/是人一生的北回归线/追忆逝水/年华,早已成为远古小调/那些众多的/被事态装饰的苦难/都会在每一时刻准时到来”(《片断》),无不印证着诗人对自然与人生的深切体悟与精心考量。如果说《塑盔里的月亮》凝聚了安顺国对石油的深情,那么稍后出版的《安顺国诗歌选》更多地让我们咀嚼出他生活中的苦乐甘辛。
安顺国对人对己都很认真。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他不会因与编辑的熟识而把那些不成熟的作品推荐给报刊。2006及2007年全国职工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征集期间,我屡屡向他约稿。在一次追稿电话中,他告诉我说写了。我急切地说:那还不赶快传过来。谁知他竟毫不犹豫地说:不行,我还得琢磨琢磨。当作品征集活动行将结束时,他才将作品《与石油有关的岁月》寄来,而这迟到的诗作带给我的是望外的喜悦中华民国颂。《与石油有关的岁月》不仅得到著名诗人林莽先生的褒奖,而且在全国职工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征集中获奖。多年前,在一首诗中,安顺国曾说“就这样,想出本诗集娱乐全才,绝不用便宜的语言”。可见安顺国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的诗歌的确不是轻易落笔草成的。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克莱齐奥说,文学是一种生存方式。诗人臧棣说:诗歌“是生活中的生活。”(《新诗的百年孤独》)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以这样的方式生存,也不是任意一个人都可以让“生活中的生活”绽放异彩。从初尝写诗至今,20余年间,安顺国已发表长长短短的诗歌800余首,不能说少。如今他的诗情依旧如涓涓流水,绵而不绝。我知道,作为一个收获者,他不会轻易放弃诗歌之旅上的跋涉。我知道,安顺国值得我们期待。
(文章源自新浪博客垄断异界,作者:漠漠细雨 摄影:吕游)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陈彩薇。《沧州诗群》所推内容均已经作者同意。所发图片源自网络,谢谢图片作者,如有异议,我们将随时删除。

沧州诗群(原名“沧州诗歌微信群”),是沧州文联监督下的诗歌创作群体,以汇聚、培养、推出沧州本地和域外现代汉诗创作人才为己任,支持在群内粘贴最新现代汉诗原创作品,推出原创作品,形成具有沧州诗风的沧州诗群,走出属于沧州诗歌的崭新道路金美娜。沧州诗群主要媒介是“吕游诗界”微信公众号,“吕游选诗”品牌栏目面向全国征集现代汉诗作品,长期选稿。
如有想加入“沧州诗群”微信群和投稿者,请加吕游微信:lvhongyou1970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https://www.g6g7.cn/10647.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