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古代女子怎样对意中人表白?-言情蛋挞


青瓷的茶杯应声而碎,茶水溅起的污渍沾染了裙角,裙角的主人却无暇顾及。
顾琳觉得她的手都在抖,是气的。
“燕昭!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燕昭侧身躲过茶水的袭击,一脸不悦的看着顾琳,眉梢带起的都是责怪与质问的意味。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原以为,你也就是霸道刁蛮了些,到没想到你心肠这般狠毒!”
顾琳闻言简直要被气笑了,呵呵,她从小到大为这人费尽心血,如今倒是得了个心肠歹毒的“好”名声!
心中不由隐隐作痛的顾琳,实在是既觉得委屈又觉得愤怒,但面前的这个是从小喜欢到大的男人,她努力的说服自己冷静下来,可这一开口还是没忍住被误解的激愤:“那杯茶不是我泼上去的,你爱信不信!”
“呵,那杯茶不是你泼上去的,难道还是小瑶自己泼上去的?!”燕昭剑眉一挑,冷声质问,唇边的讽刺的笑容格外扎眼,堪比泛着冷光的匕首,想要一下子扎进顾琳心窝!
然而,捅刀子的人并没有意识到顾琳已经僵住的身体,他毫不在意的再次抛出诘问,语气里的寒意似乎不仅仅想要刮过顾琳的皮肉宋桂玲,刺入顾琳的骨缝,还想剜一块顾琳心头的嫩肉!
“像小瑶那般柔弱的女子,如果被毁了容貌,她怎么还活得下去?!你怎么会变得如此恶毒?!”
恶毒?!顾琳浑身一颤,一双美目瞬间泛红。她强忍着泪意,硬撑起倔强,恶狠狠的瞪了回去:“燕昭,你别忘了!你现在的地位,还是靠我这个恶毒的女人得来的!那个女人不过一个低贱的琴姬,你竟然为了她,如此对我!”
燕昭一怔,低贱这两个字如同毒蛇的毒牙,一下子刺进了他的心脏,雪瑶低贱,呵,在她顾琳眼里,他燕昭这个从小丧亲,仰着她顾大小姐鼻息生存的小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原本只是冷冰冰的眼神立刻带上了三分火焰,他怒视着顾琳,语气不善:“不劳烦顾大小姐提醒,顾大小姐的恩德,我铭记于心!但小瑶单纯柔弱,善解人意,她在我眼里,从来不低贱!我烦请顾大小姐好自为之!”
说完,燕昭拂袖而去,一举一动中全是不耐烦与厌恶,像是一刻都不愿多待!
燕昭走后,顾琳全身的气势想霎时被抽了个干净,她缓缓瘫坐在了椅子上,手抖得几乎快要扶不住椅子上的扶手。
她拼命眨着眼睛,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一只手死死的抓着胸口前的衣服,生怕一个没忍住,就是嚎啕大哭。
她顾琳,从燕昭十岁那年来到未央山庄的那刻,到如今整整十年,就从来没有对不起他的时候!父亲不愿收燕昭为徒,她去求;山庄有人欺负燕昭,她保护;最后连未央山庄她都拱手相让,她自认全心全意的爱着那个男人,如今被说这般辱骂,她又怎么能不痛心疾首!
从小到大顾琳护着燕昭,燕昭宠着顾琳,两人亲密无间,两小无猜。每每顾琳想起,每次父亲发火,燕昭总会挡在她面前为她承担一切过错,她就一阵揪心。
她想,为什么……为什么自从燕昭成为庄主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个女人柔弱,善解人意?!原来燕昭喜欢的是这些吗?顾琳苦笑,她要是柔弱起来,那这未央山庄的庄主之位,还能是他燕昭的吗!
自从那天两人吵架,燕昭拂袖而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顾琳的院子。
一开始顾琳想着,只要第二天燕昭能来道歉,她就原谅他。两天之后,顾琳想着,只要燕昭照常来她院子里吃午饭,她就忘掉那天的事。第三天,顾琳实在忍无可忍,冲到了燕昭的院子寻人。日正当头,晌午偏热。
燕昭躺在躺椅上,闭目听着一首清淩小调,人在这里,心倒是不知道飘哪去了。
突然屋外的嘈杂一下子拽回了他的思绪,他皱眉而起,沉声问道:“外面吵什么呢?”
顾琳推门而入,身后是一脸惶恐想拦不敢的小厮。
她看了一眼燕昭,对着小厮轻笑,“这就是你所谓的忙正事?”
小厮被吓得立马跪倒在地,什么不说,只是一个劲的磕头。顾琳迁怒之下,一脚踢了上去,怒斥道:“滚出去!”
等人连滚带爬的出去后,顾琳才堂而皇之的坐到了燕昭旁边的锦凳上,顺带赏了一个目光给已经停止弹琴的人。
“这调未免太小家子气了,换首听听,就凤求凰吧!”
这句话分明是主子吩咐下人的意思,顾琳这么一说,意思就是把这女人当作了卖艺的琴姬,摆明了是羞辱和轻视。
雪瑶闻言,双颊泛起了微红,似是羞愤,又像是委屈。她给了燕昭一个楚楚可怜的眼神,想要从他那里求得一点帮助。
燕昭果不其然没让她失望,只见他给了顾琳一个警告的眼神,说道:“小瑶是未央山庄的客人!”
“客人?哦,那还真是抱歉,本姑娘从未见过上赶着给主人献艺的客人,误会误会。”
顾琳轻飘飘一句话怼了回去,顿时就把雪瑶说得双目泛红,泫然欲泣。
燕昭眉头锁起,怒气渐起,他冷冷的瞥了顾琳一眼,说道:“你适可而止!”
顾琳撇了撇嘴,满不在意的闭了嘴,抬手拿起了身侧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这茶泡的未免也太糙了,白瞎了上好的茶叶,这茶你也喝得下去李恰?”
顾琳放了茶杯,一脸嫌弃的说道。她本意是讽刺雪瑶小家子出身,没见过世面,却不知怎的触碰到了燕昭一根没搭对的弦。
燕昭腾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抄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摔在了地上,他吼道:“喝不下去就别喝!”
顾琳脸色一沉,她没想到燕昭会直接当着雪瑶的面给她难堪,理智告诉她,现在不宜与燕昭正面冲撞。但是,旁边雪瑶隐隐带刺的目光扎的她生疼,她忍不住抄起了另一个茶杯同样扔到了地上!
杯子可不是想抓稳就能抓稳的,漾出来的热水烫红了她的手指罗丧失,锥心的痛,但这又算的了什么?!
顾琳握掌成拳妃宫千早,把指甲狠狠的往掌心嵌!她害怕,害怕这不够痛!害怕她会在燕昭的愤怒下更痛!
“怎么?人不让说,茶还不能说吗祖莹偷读?!”
燕昭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今天这样厌烦这个女人!他厌恶这个女人的自以为是,霸道蛮横,更厌恶这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麦家永!
他看了看坐在一边的柔弱的雪瑶,又看了看眼前的怒目圆睁的女人,他发现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愿再在这个屋子里待下去。他快步走到雪瑶身边,一把将人拉起,两人一起出了房间。
屋里,顾琳望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出神。她抬起手看了看掌心的血痕,突然意识到,燕昭已经很久没有牵过她的手了。她慢慢的将手覆在了脸上,抽泣声渐渐从掌心飘出,是那么的压抑,那么的委屈……
本来被逼的落泪就是件格外失面子的事,更何况顾琳还是那么高傲的人。在雪瑶面前被燕昭狠狠的落了面子,她自然不想再踏出自己的院子一步,省得看到那贱人心里堵得慌!
但她想得倒是轻巧,却不知,这给人添堵有人可是上赶着的,这不,还没过两天清闲日子,雪瑶就亲自上门来拜访她了。
大晚上的被扰了心情,搁谁心里也不痛快。顾琳挥手让伺候下人出去,挑眉看着这个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女人,心中冷笑,面上的不待见也不带遮掩的,奈何有些人就是喜欢当瞎子。
雪瑶热情的将手里的盒子放在桌子上,没等顾琳把拦着的说话,就抢先把里面的点心拿了出来。
那是一碟淡黄色的点心,点心上的花纹精致漂亮,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
雪瑶笑的羞涩,但语气中却很有亲近的意思,“这……这是我自己做的黄桃酥,姐姐尝尝看,看味道……味道好不好。”
姐姐?这句话真是刺耳!
顾琳冷冷一笑,眼皮连抬都没抬。她对黄桃过敏,这种东西她向来碰不得。再说,这女人送来的东西,她连看都不想看,更何论赏脸去尝了!
但有人偏偏就是喜欢拿热脸去贴冷屁股豫的组词!
顾琳看着递到她唇边的糕点,简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女人是真的看不懂别人的脸色吗?!
她粗鲁的拨开雪瑶的手,语气沉沉道:“我不吃!”
虽然顾琳的动作算不做温柔,但看到那女人直接倒在了地上,还顺带将桌子上的点心扫到地上时,顾琳心里还是被那女人的矫揉造作给惊到了。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不过,当顾琳看到雪瑶脸上诡异的笑容时,她方才惊醒,她……被算计了!
果不其然,顾琳身后顿时传来一声怒喝。
“顾琳!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顾琳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章慕良能让燕昭这般愤怒,她冷笑,“没什么,雪小姐太过热情,我有些不适应罢了。”
燕昭没理她,快步上前,一把将地上的雪瑶扶了起来,雪瑶适时拽了他的袖子,小声解释道:“琳姐姐不是故意的,应该是我做的点心太不堪入目了,她才那么生气的,是我不好……”说着这竟是快委屈的哭了出来。
顾琳实在按捺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由衷感叹,这女人煽风点火的本事当真是强!不过,事到如今,她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燕昭看了一眼地上的点心,目光一下子沉了下去。他蹲下身子,抬手捡起了一块,递到了顾琳眼前,冷声说道:“顾大小姐是看不起,这小户人家才会吃的点心?”
顾琳暗暗攥起拳,她心想,她并非看不起点心,她是看不起做点心的人!
见顾琳沉着脸不说话,燕昭更加确定她是瞧不起了。这个认知让他心火骤起,他将点心放到了桌子上,厉声呵斥:“跟小瑶道歉!”
明明是那个女人假惺惺的做戏!为什么要她来道歉!
顾琳顿感委屈和不平,反应在面上的就是语言更加犀利了三分。
“燕昭!再怎么不济,我也是你的未婚妻,也是你的师姐!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
燕昭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语气阴沉严厉,“那顾大小姐知不知道,夫为妻纲!我再说一遍,跟小瑶道歉!”
一下子挣开燕昭钳制在她手腕上的手掌,顾琳语气激动,“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
顿时,燕昭直接觉得眼前的女人不可理喻,推了别人,作践别人的好意,在这个女人眼里,竟然觉得理所应当!他不解,曾经那个将他护在身后,一身正气凛然的女孩,怎么变成现在这样蛮不讲理!
“我之前不是没有告诉过你,小瑶身世孤苦,平时常常受人冷眼!这次小瑶不计较你跋扈的性子,主动与你交好,已是她知礼懂事,你为何偏偏这般不屑!”
顾琳一时无言,她为何不待见雪瑶?因为这个女人对她的男人有非分之想!
她忍受这心房处传来的阵阵钝痛,倔强的对上燕昭愤怒的视线,哑声道:“燕昭,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女人了!所以才三番五次的维护她,才三番五次的在我心上捅刀子!”
燕昭被问的一愣,喜欢吗?那个温柔似水的解语花,是个男人,应该都喜欢这种女人吧……他……
顾琳见此,苦笑不止,原来她为燕昭的付出,竟比不上一个女人的几首曲子,几个柔柔的目光。她目光逐渐阴沉了下去,突然狠狠的看向雪瑶,语气决绝的说道:“燕昭,别忘了你能走到今天,是依靠的谁,我能给你,也能毁了!”
当晚的闹剧,以燕昭怒摔琉璃灯盏,携雪瑶一同离去而结束。
留在屋子里的顾琳宋梓南,捂着被灯盏碎片划伤的脸,蹲坐在地上哭了好久,一直哭到嗓子沙哑哦,一直哭到上气不接下气…...
当晚,燕昭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脑海中一直不停的浮现着,他临走前顾琳脸上的伤痕,他有些担心,可一想到顾琳沉着脸默默流露的不屑,他突然又烦躁的不想再去想那个女人。
是,他燕昭是靠她顾琳才做到未央山庄庄主的位子上,但能够坐稳,那是他自己的本事,她顾琳凭什么不屑!既然不屑,那又何必跟他定下婚约!
一连七天,他再没进过顾琳的院子,而顾琳也再没出来过。又过了七八天,到了原本两人商量出游的日子。燕昭不知怎地,心里明明不想看见顾琳,但没见顾琳跑来闹腾,他反而更加心烦意乱的李廷亮!
最后心烦意乱的燕昭,还是出游了,但带的人不是顾琳而是雪瑶。
一路上薛中行,燕昭一直阴沉着一张脸,连雪瑶时不时的温言细语他都没什么心思搭理。雪瑶也识趣的没多打扰,但茶水点心倒是伺候的周到。
本来每年这时候,燕昭都会陪顾琳去百花山别院住一段时间。他总陪着那个姑娘屠臣夫人,爬树打鸟,赏花看月。那个姑娘总是肆意的,张扬的,连一个笑容都带着对自我的肯定和与生俱来的傲气.....让他憋屈的傲气。
然而现在他看到了,他心目中那个明艳的姑娘,如今变成了一个蛮横无理,心思狠毒的女人!他心里仿佛有些东西疯狂增长着,他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愤怒,还是别的什么......
燕昭看向身边的雪瑶,意料之中的被回以一个温柔小意的微笑,他想,为什么那个女人从未给他一个这样的笑容......
三个时辰的路程结束后,燕昭一行人来到了百花山的别院。燕昭把人安顿好后,边想独自一人去山中逛逛,但被人拦住了。
‘‘燕大哥,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吗?''
''我......出去逛逛。''
雪瑶捏着裙角上前几步,低声细语的说道:''那小瑶,可以陪着燕大哥吗?''
燕昭张了张嘴,看着那张柔柔可怜的脸,拒绝的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点了点头,同意了。
雪瑶娇羞一笑,伸手欲拉燕昭的袖子,但被他有意无意的躲开了。燕昭回了她一个淡淡的眼神,率先走在了前面。她低头皱了皱眉,抬步跟了上去。
月高风凉的夜晚,燕昭走在走过无数遍的山路上,脑海里全是那个女人肆意的笑声,扰的他心烦意燥。他下意识往身边看去,看到了瑟瑟发抖的雪瑶。
他连忙将披风解下,披到了雪瑶身上。在看到雪瑶羞涩和感动的目光时,他想重生擎天,为什么他为那个女人做这些事情时,得到的从来都只有不耐烦的目光。
突然燕昭有些恼怒,他怎么时时刻刻想到的都是那个女人,那个刁蛮高傲,自以为是的女人!
陷入懊恼的燕昭,却没有失掉本该拥有的警觉,他心中冷笑着放任暗中埋伏的人接近他,并构思着怎么能让这群人死的更难看一点。
乍现的寒光破空而过,燕昭冷笑加深,并不急着闪躲,在他眼里,这个暗器,实在太弱了!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雪瑶同时也意识到了危险,她猛的扑向燕昭,用身体为燕昭挡下了暗器。暗器没入她的后背,雪瑶闷哼一声达列斯,整个人往地下栽去佛萨。
燕昭连忙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把将人扶住。他看着疼得额头直冒冷汗的雪瑶,哑声问道:“你......这是何苦?“
雪瑶倒吸着凉气,勉强扯起了一个笑容,话轻的像从高山上飘下来的。
“燕大哥......你对,对小瑶这么好......小瑶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辜裘,看着那东西射向,射向燕大哥呢?“
月光下,燕昭看着倒在他怀里的女人,眼里全是那张清秀柔弱的面孔上,满足的笑容。
当晚,刺杀燕昭的那群人,全被一剑封喉!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https://www.g6g7.cn/10618.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