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庐江名山,有“小黄山”的美誉,无论你何时来,都会给你别样的惊喜-庐江圈

悠悠青山湖,巍巍黄山寨。
青山湖和黄山寨是一对孪生兄妹。
看了青山湖的婉约和柔美,
我们再来品咂黄山寨的雄奇和峻峭。

和黄山寨相识,有三十多年。当年吹嘘我们家乡的下砾山高耸入云,在巢南是第一高山源明雅,当我见到黄山寨时,知道自己又错了。无论是高度,还是占地面积,都无法与黄山寨相比。说得不客气的话,下砾山只不过算作黄山寨周边一个不起眼的山岭而已。

三十年前,中师刚毕业,我去了鲍店。同学的父母在青山湖的湖艄开了个小店,背靠黄山寨,面对青山湖,清风明月无价,这里真是好地方。我领略了青山湖的魅力,同学带我去攀登黄山寨虞松波。黄山寨,有“小黄山”的美誉,看来景色一定不错。翻过了几个山岗,我就气喘吁吁了。稍微休息一会,我把棉袄脱下拎在手上,我们继续前行。“离鲫鱼背还早着呢翁瑞迪?”同学倒是神定气闲,一边走一边说。山势越来越陡峭,我们艰难地往上爬,有时要拽着树枝或藤蔓上坡。“冬天的藤蔓脆,用力拽几下,看能否能用;能用的话一定要抓牢抓实。上冻了,土疏松,脚要踩实踩稳。还要注意山上的乱石滚落。”同学的心很细。走到山腰,往东一看,我惊讶地脱口而出:“云海!”白茫茫的一大片,真的像海,尽管我没看过海,但从电视上看过,欣赏过黄山的云海。白雾继续上升,起先还看出几座山峰,如海上的仙山,云雾缭绕,逐渐山头被浓雾淹没,最后白云翻滚,如浪涛,似棉絮。最让我惊喜的是一轮红日喷薄而出,万道霞光齐射,白云染上了金色,成了金色的海洋。有黄山云海的磅礴气势和场景,“小黄山”实至名归。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这不是伟大的奇观吗?也许是慑于阳光的威力,也许是成山峰之美,云雾渐渐退去,山峰经过云雾的洗涤,出落得精神起来,一点没有冬日萎靡的状态。这里群山起伏大街小巷造句,一直绵延到枞阳境内。我增长了见识,这才叫山区,崇山峻岭,我的家乡只能算作丘陵吧。

山上石头嶙峋,造型各异,奇形怪状,如马昂首、猪前突、猴眺海、龟倒爬……它们或昂,或突,或仰,或蹲,或爬;或搔首,或抓耳,或扭着腰……还有石笋林立、石花绽放,同学诗意般的介绍,让我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说着说着,不觉走到一处陡崖处。嗬,好陡峭啊!坡度起码有七八十度,仰头看崖顶,若戴帽子,会掉落下来。我突然想起李白的《蜀道难》中的诗句: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好像李白也是描写黄山寨这里的险峻。我也东施效颦:噫吁嚱,危乎高哉!黄山寨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崖壁上有人凿了石孔,要想登上山崖,必须从此上去。我没有飞檐走壁的功夫,却凭着年轻和矫健的身手,硬是抓住石孔,闪转腾挪,嗨!上去了。环顾海博翻译社,众岭匍匐似儿孙,群山莽莽,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呼之欲出,仿佛我就是诗圣杜甫脱口而出这两句千古绝唱的诗句。同学熟悉这里及其周边的山峰,这边是鲍家大山,那边是黄家大山。你望远处看,那白云缭绕的是白云崖,那高耸入云的是釜顶山。还有蜈蚣岭,巴茅岭……这里是山的世界,云的海洋。身处在山的怀抱,我感到宇宙之无穷。黄山寨水库、关庙水库和青山湖像大小不一的璞玉横陈在山脚。如果能见度好的话,远眺可见长江、白荡湖。

同学很健谈,对他家乡的山水了如指掌。 他娓娓道来黄山寨和釜顶山赛长的故事。故事很长,时间久远,他只记得梗概:釜顶山和黄山寨比赛长高,起先黄山寨势头迅猛,釜顶山慢条斯理地缓慢生长;随后黄山寨有些骄傲情绪,去参加一个聚会,釜顶山抓住机会猛长,超过黄山寨许多;最后黄山寨发现情况不妙,但落后许多,正好天帝也怕两山疯长戳破天,紧急叫停。黄山寨比釜顶山矮80多米。这个故事包含着龟兔赛跑的元素,蕴藏着“骄傲就要落后”的哲理。“那是石猪吗?”我看到一块大石头,像极了一头猪。“是的。旁边还有一个小石猪。这叫‘童子赶金猪’。”同学根据村里长者回忆,继续侃侃而谈。这大石猪可有来头了,文殊菩萨曾在此石块上摊开金刚金说法。那小石块是童子来向文殊菩萨请法张居礼。也有人说这是童子拜观音,观音乘坐石猪来此巡游,黄山寨的童子向观音请安,并汇报此山的风景。就像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一样,这一大一小的两块石头能演绎无数个美妙的传说或故事。传说或故事之所以神奇,就是因为打破常规的思维方式,创造出奇特的想象。依我看,这是一对父子或母子猪,得道成仙,来此巡山,小猪向老猪请教问题,毕恭毕敬;老猪向小猪传授知识,循循善诱。

思绪飞扬,让我忘了我身处山巅。豪客来菜单风刀似的刮得脸生疼,我看着陡峭的山崖,腿不禁颤抖起来,生怕来一阵狂风把我推下深渊。同学看我的样子,要我稳定情绪。我顺着同学的目光,前面是几米长的山脊,如刀削,似斧砍。山顶的余雪在阳光下照耀闪着金光,反射到窄窄的山脊上,生出闪闪的寒光。那叫白刀背,也叫鲫鱼背。看名字就能想象到此处是何等的险峻。像切菜的白刀背那么宽,形容狭窄到何种程度呀!就是鲫鱼的背部,又有多宽呢猫咪书屋?我更倾向于白刀背的称呼,刀山是何等的形象呢。往回走是陡峭的山崖,下去难上加难;走过白刀背下山,险上加险。同学走在上面示范,镇定自若,若闲庭信步。我猫着腰,扶着石头向前行沈含枫。走到或爬到最窄处,我横骑在刀背上,往下一看,左右是万丈深渊。任同学怎样鼓励,我身子就是不敢动,心跳得厉害笛子魔童。稍微不慎,跌落山涧,那可是粉身碎骨呀!我大口喘气,吼了几声给自己壮胆。哪知适得其反,山回谷应,声音在山谷碰撞,叠加,变调,延长,让我心生恐惧,两腿筛糠似的不停抖动。同学反复强调要镇静下来,双眼平视,骑木马一样慢慢往前挪。前不前后不后的,进退两难,只有横下一条心了。抛下了思想包袱,腿脚就听使唤了。我艰难地挪动,终于过了白刀背。虽险,但饱览秀色独臂胜哥,也是值得的。无限风光在险峰,看来这句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最困难的度过了,下山的路尽管崎岖不平,还很陡直,我都比较轻松。山涧的泉水淙淙,宛若小鸟欢快地鸣叫。
黄山寨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z108,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唐朝末年的黄巢,元朝末年的朱元璋、陈友谅,明朝末年的张献忠、史可法,清朝咸丰年间的捻军张洛行等都在黄山寨留下了脚印。黄山寨还有百姓巧用计策,抗击金兵的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
同学还说山上景点很多,比如西边的老鹰洞就很有特点,有的说是九华老爷路过此地用拐杖在山腰绝壁戳了一个洞小憩;有的说是神鹰日夜用嘴啄而成的巢穴;也有的说是地壳变动形成的。此洞常年有蝙蝠在此栖息,也有叫蝙蝠洞的。山上有许多石耳、猴头菇、石头燕窝,还有珍稀动物山壁虎、晰蜴等,更有野生核桃、山楂、枸杞子、龙爪兰等几十种珍贵中药材。

无论是矿产资源、森林资源、生态农业,还是旅游资源的开发,黄山寨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但交通闭塞,黄山寨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挥手告别,汽车在狭窄崎岖的公路上颠簸。一回眸,黄山寨矗立在群山中,山顶如一把芭蕉扇,又似一架天然的巨大屏风。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换个角度看,山顶若一把白刀,像一截城碟,如一条游龙,似一根象鼻……人的想象力是无穷尽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来却有道理。
时值冬季,山寒水瘦, 黄山寨的筋骨裸露出来,任凭风刀雪剑的侵袭,多少有些凄凉。要是春季,黄山寨一大片一大片油亮的绿,绿得炫人眼睛,那该多美呀!同学相约来年春天再会。

可俗世缠身,一等就是二十几年。还是庐江51网组织的采风,我有幸再次来到黄山寨。三月天,草长莺飞,一派生机勃勃。天上的雨斜斜地织,我们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如同开出一朵朵山花。空气是湿润的,夹杂着泥土和花草的馨香,长吸一口,心里也开出缤纷的花。转过几条田埂,松峰莉璃我们来到黄山寨脚下,黄山水库映入眼眸。其实黄山水库就是黄山寨的眼睛,水灵灵的,惹人喜爱。业已阳春,仍然是枯水季节,库面蓄水不多,但对于久居小城的人来说,就相当的宽阔了。要是梅雨季节,百壑之水汇聚,气势磅礴。两岸树木苍翠欲滴,绿草如茵,水库的水绿汪汪地的,清澈见底,游鱼清晰可辨。水库地处凹处避风,水波不兴,诸峰倒影摇曳生姿。水库的那端有个钓者在矶边钓鱼,水汽太大,看不清面目,隐约是穿着雨衣,悠然自得而不受我们外来者的干扰,可见心态好。堤对面远处就是黄山寨,云雾缭绕,看不清真面目。我又来了诗兴:百川归纳胸襟阔,揽入诸峰秀色藏。缱绻浮云摇白影,连绵峻岭泛青光。岸边钓者波中醉,水面轻鸥镜里翔。蘸得涟漪来作画,一湖仙境带回乡。堤坝上三三两两漫步赏景,一阵寒暄,一个集体留影,我们向龙泉寺进发。


自古名山僧占多。黄山寨也不例外,而在众多的庙宇中,龙泉寺有相当的规模。寺庙坐落在山脚,非常幽静,适合吃斋修行,也适宜参禅拜佛。坐北朝南的大雄宝殿,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我们拾级而上,带着一颗虔诚的心烧香礼佛。主持早已泡好了佛茶,茶香沁人心脾,涤尘虑俗,顿时有一切皆是虚幻的感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天堂禁恋,何处染尘埃。佛教博大精深,难解其中深奥之处。
黄山寨阳春佳木葱茏, 炎夏浓阴蔽日,深秋红叶漫山,隆冬银装素裹,无论你何时来,都会给你别样的惊喜。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https://www.g6g7.cn/10527.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