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吴湖帆的书画作品欣赏-大美国画

吴湖帆巴德维,清代著名书画家吴大澄之孙。现代绘画大师,书画鉴定家。早年与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在画坛有“三吴一冯”之称。作为鉴定家,他与收藏大家钱镜塘同称“鉴定双璧”。

吴湖帆《万松金阙》
上世纪30年代中后期到四十年代后期,是吴湖帆青绿山水画的创作盛期,一批精品佳作都画于这十余年之中。《万松金阙图》堪称是吴湖帆青绿山水画中的精英,此画无论是用笔、布局、设色、勾金都倾心尽力。在此画中可以看出画家对于山水画南北二宗,青绿金碧、水墨浅绛两种画法的兼收并蓄,已经摆脱了一家一派的束缚久弥直树,而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面目。
此画主体写簇拥着的群峰列岫,一抹远山直入云中,山谷中弥漫着出岫的白云,成排的松林覆盖着中景的山峦,楼阁掩映在丛翠之中,近景溪流潺潺,远景水气和云雾氤氲一片,整个画面极尽丘壑之美。在画面上,或用没骨渲染,得淡荡明艳之致,或用解索、披麻、斧劈诸皴,得深厚浑穆之气。
此画布局自上而下,左虚右实,回环曲折,层层递进,使得观者的视线随着松石泉流、烟岚云雾的走向而移动,在山峦中画家有意设置了两处房屋用以调节画面节奏,使得画面静中有动,生机隐现,画上虽不直接画人,却使人在这碧水青山之中并不感到荒寒岑寂,而是有人烟活动其中,确为一处可居可游的风水宝地。此画布局的妙处在于处处有景,寸寸有画阿卡巴大帝,以山峦松林为实,以烟岚云雾为虚,虚实相映,空间处理巧妙,山峦盘旋而上的走势和泉流曲折下泻的流向形成一上一下,一静一动的鲜明对比。中国山水画多通于风水堪舆之学,此画中山势负势竞上,隐没于天际云间,泉流回环下泄,刘冠廷汇集在山麓深潭,可谓上不封顶,下可保底,隐喻前途无量,根基厚实之意,对画之藏家可谓大为有利。
《万松金阙图》在艺术上的创新,还在于其独特的设色风格,是以金碧和青绿两种设色技法在同一张画上的结合运用,融合了唐人的勾金和宋人的大青绿于一炉。山石染色用青绿矿物色层层渲染,而松杆、石纹、屋舍、远山、茅草则用真金研粉做颜料勾填皴染,显得既富丽堂皇又清逸雅致,整个画面洋溢着蓬勃的生机和喜气樊翛彤,融书卷气和富贵气于一画之中。

吴湖帆《松梅双寿》
吴湖帆先生门第显赫,家境殷实,加之其聪颖慧敏,眼界不凡。数十年雍容自负的气质在其腕下转化为清逸高华的笔墨格调。吴湖帆绘画虽以山水为主,但其在花鸟画上的造诣丝毫不在山水之下。文人画家的秉性情怀使其对松、竹、梅、荷、水仙等“双清四友”等传统题材有着特殊的喜好。松树作为山水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吴湖帆笔下最富于表现力的题材之一。
此幅《松梅双寿》用笔苍润洒脱,色泽清淡素雅,图中松枝交互掩映,白梅红萼点缀其间,疏密自然,玉洁冰清,暗香浮动蒋晓松。两只红色的绶带鸟上下呼应,豪客来优惠券打印增加了画面的喜庆气氛,颇具观赏效果,而在松针梅杆率意的用线之中,也不难看出这是吴湖帆的一幅佳作。 画中并无年款,据《吴湖帆的艺术世界》文谱与吴氏后人的所忆:此作应为1953年所绘,后人为避文革抄家之乱,临时将此画的落款撕下另存,后因年代久远,再行装裱时已有部分遗失,遂成今日之态。

吴湖帆《锦绣奇峰》
吴湖帆,山水从"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冲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灵秀、缜丽清逸的复合画风独树一帜,尤以熔水墨烘染与青绿设色于一炉并多烟云者最具代表性。并工写竹、兰、荷花。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重要的画家,他在中国绘画史上的意义其实已远超出他作为一名山水画家的意义榕树头讲鬼。著有《联珠集》、《梅景画笈》、《梅景书屋全集》、《吴氏书画集》、《吴湖帆山水集锦》及多种《吴湖帆画集》行世。
此画自1937年八月始作,到了1941年春,吴湖帆母亲沈太夫人在病塌上吩咐吴湖帆以画相赠,并叮嘱其与孙邦瑞家结为亲家,子恒、恬来均收为其义子。儿女通姻,亲上加亲。吴湖帆自然不轻慢,将1937年未待完成的画作奉上,两家世好俱识于此画之上。
据记载,1945年为庆祝抗战胜利,吴湖帆在梅景书屋举办了庆贺抗战胜利的画展,本作即在此次展览中展出,极大地感染了参观者。

吴湖帆本人性情温雅,其书法与时流风行之北朝碑刻面貌迥异,这一点从他个人的鉴藏经历中也能看到相关线索。吴尝言:“余家旧藏及外家所留汉魏六朝碑刻无不佳本,十余年来,余所收亦众,然性情不同,嗜憎各别。”而对于隋及初唐的楷书,吴湖帆则表现出极大的热忱,对于《隋董美人墓志》不遗余力的推崇,甚至有拥之同衾的痴举;由于得到《隋常丑奴墓志》而自号“丑簃”;因为拥有四品难得的初唐欧阳询名帖,遂将四个儿子的名字皆嵌一“欧”字,如此种种,可知其书品矣。
本幅吴湖帆的书法,精丽、潇洒而不逾规矩,风神正在隋唐之间。而其行笔中的提按变化,轻重缓急又颇得米芾“风樯阵马艾儿长靴,沉着痛快”之旨,这或许也和吴湖帆1945年所收得的米芾《多景楼诗卷》有关吧。

此幅对联即吴湖帆于1945年写赠顾抱真的一件精妙之品,舒放的笔致在花笺联纸上任情游走,白居易、李太白的诗句集成一对温厚、豁达的联语,哪怕迢迢相隔,自有两心想照,湛如云霄。这多像一句诺言,文雅而坚定,护持着吴、顾二人在今后风雨如晦的岁月里,相濡以沫,矢志不渝中新力合。

在吴湖帆的《丑簃日记》中,记载了不少吴湖帆和当时戏曲界名流交往的片断,听戏、品戏自是这位风雅的文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在和书画家的交往中贝倩妮,也时常会穿插一些唱念做打以为笑乐,此联即出于一次文人雅集之中,毅斋戏唱《牡丹亭》,倩庵挥毫泻珠玉端的风雅游戏,挥洒性情。
吴湖帆的书法,学的是帖学一路,初由戴熙、董其昌入手,继而师法薛稷、徽宗以及米芾,书风沉着痛快而不失雅逸,是纯粹的文人书法。一个书画家艺术风格的形成,是和其生长环境分不开的,作为清末大臣及学者、收藏家吴大澂之孙,吴湖帆自幼耳濡目染,对于书画、诗词皆有一种天然的兴趣和亲近,所以他涉笔成趣,有雅格而无俗韵,这一点是其他书家所不易企及的陆士嘉。
大美国画
欣赏国画艺术,传承国画经典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关注↑↑↑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https://www.g6g7.cn/1052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