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君臣:士大夫政治下的权力场(1)-旭米小筑
欢迎来到旭米小筑,这是咱们一起成长的第98天。

从今天开始,为你读一本书。王瑞来先生的《君臣》黄慧丹,原名宰相故事。这本书主要讲了北宋真宗朝二十六年间五位宰相的故事。未来的几天,咱们一一讲过。这次呢,不聊宰相,先聊聊真宗皇帝。
论述皇权问题,即使是立足于宋代,两宋有近十八位皇帝、三百多年的历史,为什么要选择北宋真宗朝呢?你看,咱们平时张口就来,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历数中国历史上具有雄才大略、丰功伟绩的皇帝,似乎怎么也轮不到宋真宗。在读过宋史的很多朋友看来,宋真宗实在过于平庸。那么,这一时代的典型意义又在哪里呢?也许,等咱们一起读完《君臣》这本书后,你就会有了你自己的答案。
至道三年(997)三月,患病月余的宋太宗驾崩,皇太子奉遗制即皇帝位于柩前。是为宋真宗。这一年,宋真宗刚好三十岁洪荒之子,正可谓“三十而立”。在宋代历史上,宋真宗是第一位正常继统的皇帝。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即位,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然而,即皇帝位对于咱们这位宋真宗来说,也许并非一种愉悦,倒可以说是一份过重的负佘雅静担。想要理解真宗这个人,我们还得往回倒,倒到太宗是如何即位的。也就引出了一件悬案,烛影斧声月夜杀人案。
漫长的中国历史,给后人留下了太多的难解之谜。有关宋太祖之死的“烛影斧声”事件,便是其中之一。最早关于这一事件的记载,谷粒飞舞见于北宋僧人文莹的《续湘山野录》:上御太清阁,四望气,是夕果晴,星斗明灿。上心方喜,俄而阴霾四起,天气 陡变,雪雹骤降。移仗下阁,急传宫钥开端门,召开封王,即太宗也,延入大寝,酌酒对饮,宦官宫妾悉屏之。但遥见烛影下,太宗时或避席,有不可胜之状。饮讫,禁漏三鼓,殿雪已数寸。帝引柱斧戳雪,顾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带就寝,鼻息如雷霆。是夕,太宗留宿禁内。将五鼓潘一中,周庐者寂无所闻,帝已崩矣。
“烛影斧声”被指为宫廷血案,无关“烛影”,有闻“斧声”。“斧”字是诉说这一事件的关键词。一个“斧”字实在是充满杀机威威阔少爷,令人顿感险象环生。从来,斧既是工具也是兵器,既可砍柴,又可杀人。一个“斧”字,教太宗如何脱得干系。不过,关于宋太祖之死,众说纷纭,对于“烛影斧声”也是仁智互见。很多年前,王瑞来先生也发表过意见。纵观各种意见,争论的焦点之一,便是这个“斧”字。那么,多事和尚文莹记载的这把“柱斧”,究竟是把什么样的斧头?可不可以当作杀人凶器?这把“柱斧”出现在宋太祖的死亡现场,又有什么必然性?这些都成为了争论的问题。而这些争论问题的解决,或许可以使人们贴近一些事实真相。
王瑞来先生是如何考据的,我在这里就不一一详述了,于主题无益。直接说结论,王瑞来用严谨的推理,考证了柱斧就是掸拭尘埃和驱赶蚊蝇的柱拂子。又从不少记载中可以看出太祖平时有手持柱斧的习惯,从而得出柱斧在“烛影斧声”之夜出现在太祖寝宫并非偶然的结论。并根据一则新发现的史料考证,“烛影斧声”是一场突发事件,是探病的太宗因调戏太祖宠妃惊醒太祖而引发的。情急之下,太宗慌不择器。于是,平日不离手的柱斧便要了太祖的命。当然,偶发事件背后的必然性,则是太宗与太祖兄弟长期明争暗斗积怨已久。
自从宋太宗在“烛影斧声”之夜打乱了皇位继承的正常程序之后,皇位继承就成了一个变数。无论你是皇帝的叔叔,还是弟弟,是皇子还是皇孙,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任皇帝。接下来我就跟你讲讲宋真宗即位的背景。
宋真宗赵恒,中国历史上名声不显破馆珍剑,但他儿子,你一定知道,就是那位宋仁宗。小时候看包青天也学了点历史知识。真宗时太宗皇帝赵光义的第三子,直到老爹去世的一年多前王龙基,才被立为皇太子。在此之前,凡是跟皇帝进言立太子的人,都被以盛怒拒之。据宋史记录,其间有个叫冯拯的带头上疏请求立太子,太宗皇帝气坏了,斥之岭南,滚,都给我滚快兰吧,滚得远远的,从此,中外无敢言者。你说,为啥呢,立的是自己的儿子哎制霸中场,怎么这么大情绪。因为太宗自己是靠非正常方式登基的,心胸难免狭隘多疑。可能到了后来,他自己也知道,他活着的时候可以拒绝别人立储的建议,但却管不了身后事。他的大臣们还要跟新君共事,为了这个大家子还姓赵唐河彩石,就必须立太子,新君就必须获得大臣们的支持韦勒斯拉纳。万一自己嗝屁了,身后的这个家是一定不能乱的。于是因为自己的病情,不情不愿的立了三子赵恒为皇太子。
宋史《寇准传》还记载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皇太子)庙见还,京师之人拥道喜跃,曰:‘少年天子也。’帝闻之不怿(yi,四声),召准谓曰:‘人心倠书太子遽(ju,四声)属太子,欲置我于何地?’”,你看,老百姓夸自己的儿子,当爹的气的还直哼哼。在对待皇位的问题上,太宗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在他登基后的第三年,有一次跟当时的他哥哥太祖皇帝的长子德昭,也就是他侄子一起征伐幽州,“军中尝夜惊金智善,不知上所在,有谋立德昭者,上(太宗)闻之不悦”。以至当德昭向太宗建议犒赏士兵时,赵光义勃然大怒,说出“待汝自为之,张浩锋赏未晚矣”。什么意思?要不你来当皇帝,你来行赏?最后逼得德昭自刎而死。这是太祖之子,对自己的皇位有威胁,也就罢了。但对于自己的亲儿子,还是自己的选立的李京恬,如此有醋意,就有些过分了。
回头咱们再看看,真宗他这个儿子怎么跟这样的爹相处的。就是装孙子呗,谨小慎微,生怕老爹不高兴童嵩珍。勤勉职事,在当开封府尹的时候,遇到旱灾白毛鸡,免除了十七个县的租税。太宗听闻,也感到不悦,你这是不是收买人心啊。无论他怎么做,都难以避免被小心眼的老爹猜忌。真宗也是有心计,刚当上太子的一个多月,就跟太宗提出不要让臣子对他自称臣下,就对您就可以了,人无二主,天无二日,就您一个皇帝,挺好挺好。
这样做的结果,固然使真宗赵恒顺利登上了皇位,但也在他的性格中无形中埋下了庸懦的种子。乃至在他即位很多年,都没有改变这种性格特征。
关于真宗的即位,虽说没有烛影斧声那么惊险,却也有几分惊心动魄赵丽宏的资料。咱们明天接着聊!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10372.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