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取经路上孙猴师徒居然被一帮村民说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武力耍横?-鱼羊密史

(图)连环画《猪八戒背媳妇》,张树德(绘)
▼点击下方音频主播李相国为你讲古▼
鬼国之后,唐半偈一行继续西行,却来到一处地方。这地方倒也人丁兴旺,可是小行者一拿着钵盂进去,说是要化斋,村民们便都散开了,为什么呢?且听一位村民的回答:
“化斋想是要饭吃了!饭乃粮米所为,粮米乃耕种所出,耕种乃精力所成。一家老小费尽精力,赖此度日,怎么无缘无故轻易斋人?岂不是奇闻!”
这话其实是大有深意的。所谓佛教僧侣,云游四方是不带钱粮的,所以他们都得去化斋。可在这村民看来,化斋岂不就是要饭,这饭米我们可是花了力气与时日才播种得以收割而成,你要吃饭,那就得花钱来买啊,怎么平白无故就要人家白给你饭吃呢?
而在另一个老院公那里,这话说的就更明白了。
“若要执迷往西,饿死是不必说了;倒不如依我说回过头来,原到东土,那边人贪痴心重,往往以实转虚,以真易假,你们这教说些鬼话哄他哄,便有生机了!”
在这位老院公看来:原来东方人信佛,为什么会信佛呢?原因就是因为那边的人贪心重,因为贪心重,所以容易被人骗。而结果就是你们(和尚)吹牛说说鬼话,连哄带骗,钱米寺院这就都来了。
嘿!原来如此鳄冰鱼,所以照他们看来,佛教就是忽悠人的把戏而已。
所以小行者兜了半天,都没一人给他饭吃。没办法,最后他便以隐身术取了人家一碟酱瓜一碗饭回来,实际上,袁洁仪那便是偷了。
徒弟吃瘪,师傅可是不信。接下来到了相对繁盛的弦歌村,唐半偈便自己出马去化斋。
结果又如何呢?事实是和尚听见有人吟诵一首诗歌:
“唐虞孝弟是真传,周道之兴在力田。一自金人阑入梦,异端贻害已千年,
焉能扫尽诸天佛李沐晴,安得焚完三藏篇;幸喜文明逢圣主,重扶尧日到中天。”

(图)连环画《猪八戒背媳妇》,张树德(绘)
什么意思呢王振轻?中国之前是没有佛教的宋菲菲,大家都卖力种田,可是自从汉明帝梦见了一个什么金人之后,佛教就传进来了,结果如何呢?是贻害千年。这诗人的意思,就是要驱逐佛教,把那些白吃白喝不干活的淫僧都赶出去。
于是唐半偈又到别处去化斋,但别一处的人家居然也在吟诗(哎呀,这个村子还真是个个诗仙啊):
“不耕而食是贼民,不织而衣是盗人,眼前君父既不认,陌路相逢谁肯亲天命新娘?
满口前言都是假,一心贪妄却为真;幸然痛扫妖魔尽,快睹山河大地新。”
不用说了,这家也是不肯斋僧的。
如此混了好几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学堂,唐长老终于忍不住了,高叫一声道:“过往僧人化斋!”
呵呵,这便热闹了,这里有个老师带着十几个小学生在那里上课,恰好这时候是课间午休时间,老师正在弹琴呢,听见有人叫唤就找个学生去看看。
好嘛!这小孩子跑出来一看,不得了!一个光头,登时就吃了一惊,立刻赶回去向老师报告。
老师:是谁啊沙井龙哥?
学生:不是人!
老师:不是人,难道是鬼吗?
学生:看上去倒也像人,可是有些不同寻常,所以不敢说他是人。
老师:有什么不同寻常啊?
学生:头上光光没半根毛,就好像日月照在顶上一般。
老师:哎呀高永侠!那不就是和尚吗?
学生:和尚是人还是鬼?
老师:是人,可是却信奉鬼的道理。
学生:为什么这么说呢?
老师:西方有个教主,说他好的人叫他佛俞隽,说他不好的人叫他夷鬼。要说这和尚也是爹妈养的,怎么就不算人呢?就是因为他们抛弃了做人的道理,剃去头发去侍奉什么佛。要说这个佛啊食木甲鲶鱼,谁又真见过呢?几乎就跟鬼一样。所以这就是人奉鬼道啊!
于是这老师就出来和唐朝来的和尚见面了,要说这一开口,和尚便输了一大截沙妮文森,为什么呢?人说了,我们都不信你们这个什么佛,你干嘛非要到我们来讨什么饭呢?要是乞丐我们还愿意施舍,可你不是,那就别闹了。有手有脚,那就干活去,自个养活自个!

(图)连环画《猪八戒背媳妇》,张树德(绘)
呵呵,一席话,直说得唐长老是满面通红,只好说佛理太深奥应惜艳阳年,你理解不了那也就算了,但至少你给我口饭吃啊!
先生这便又笑了:“有付出才有回报。你一个和尚,不耕不种不劳动,闲得没事做去求什么真解,跟我们这边有毛关系?我拿自个的粮米填你那贪得无厌的肚皮,你当我傻啊?”
一席话,居然说得唐半偈哑口无言,回去之后,也只好苦叹。在他看来,化斋没化到还是小事,可这教书先生的一席话,一味毁僧谤佛,几将佛门面皮都剥尽,却是奈何?
其实倒也简单,你有理,你跟人家辩论啊!可是小行者便说了,辩论咱辩不过她,可咱有招,什么招呢?那就是拔出毫毛来,变做百千万亿个韦驮尊者,手执降魔宝杵谷春立,每家分散一个,立在堂中高声大叫道:
“活佛过,快备香花灯烛与素斋迎接,如若迟延,不诚心供奉,我将降魔杵一筑,叫你全家都成齑粉!”
呵呵,看见没有,说理说不过分飞燕原唱,便只有武力威胁了。书中这便说,小行者自己也变了一尊韦驮菩萨,寻到学堂里来,将先生一把捉住,提到当街心里叫他跪下,又用降魔杵压在他头上,威胁他说:
“你小子居然敢毁僧谤佛,当得何罪?且押到阿鼻地狱,先拔舌、后敲牙,叫你万劫不得翻身。”
如此一来,弦歌村的百姓果然害怕了,这就纷纷备斋饭、送汤饼过来了——但这能真算是佛教的功劳吗?所以唐半偈这就叹息了:“作此伎俩,实于心有愧!”
为什么说有愧呢?原因就在于唐半偈觉得自个在道理上,就是讲不过那些村民啊!
*作者:司马路,鱼羊秘史原创专栏作家消费广场廊坊。
版权声明:【本文由司马路独家授权「鱼羊秘史」原创出品,未经授权,不得匿名转载,否则视作侵权。】合作联系QQ:2483843068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10309.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