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古代大家闺秀,为了嫁给王爷必须做这样的准备……-深夜被窝读物向阳理发店


“好痛……”
这是苏乐醒来时的第一感觉。
张开眼,她便发现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娃儿趴在床边,双眼正骨碌碌的看着她。
“娘,你醒了?”小娃儿双眼一亮。
“你在叫我?”苏乐嘴角一阵抽搐:“我一个处,哪来的儿子?是谁那么损,让你来骗我?”
小娃儿愣愣的看着她,突然一声叹气:“娘,你越来越傻了!”
噗~
苏乐吐血,捏着他的小脸,没好气的道:“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哎断风贤!”
小娃儿人小鬼大的摇了摇头:“果然傻透了!”一个把自己都一起骂的人,她不傻,还有谁傻啊?
苏乐抚着额,很是头痛:“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还有,你为什么要叫我娘?”
“你连这些都忘记了?”小娃儿皱着小剑眉。
“对,都忘了,所以请你告诉我。”
“我叫苏尘,五岁,是你儿子,还有,你叫苏云乐,芳龄……”
“我靠!”
苏乐忍不住说粗口:“你这臭小子,你戏演过头了,我明明叫苏……我去,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话说一半,苏乐突然瞪大了眼。
眼前,那是一片陌生的环境,古声古色,而这时,苏乐才发现,就连苏尘身上的穿着一套古装。
陌生的环境,古意凛然的居室,还有突然冒出来的儿子,就连自己的名字都多了个字,综合种种,苏乐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堂堂二十一世纪某位上将的女儿竟然悲催的穿越了。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馨子的老公!”
苏乐也不是那种事事纠结的女人,所以很快就摆正了心态,接受自己已经变成苏云乐的事实。
“便宜儿子……”
苏尘歪着小脑,苏乐一阵干笑,连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儿子啊,娘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跟娘说说以前的事,还有,我后脑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打的?”
苏乐终于想起自己醒来喊痛的理由,现在摸了摸,竟然肿了一个大包,难怪那么疼。
“是吴世子!”
“他为什么打我?”
“你花痴,偷看他洗澡,要不是看在老祖宗的面上,我恐怕得给你烧香了。”
从苏尘的嘴里,苏乐得知,她现在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叫苏云乐,芳龄十九,虽然是苏家的嫡长女,却是皖城赫赫有名的傻子。
十四岁的时候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年,一年之后抱回来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苏尘。
苏家是将人之后,苏家老祖更是位了不起的女人,先皇在位时曾替先皇斩除奸佞,护国有功,故而被封之为和琳公主,因此,苏家在皖城可谓是风光无限。
只是可惜,苏家出了苏云乐这么一个傻子。
“自幼父母漠视,老祖宗冷眼,兄弟姐妹欺辱,脑子有坑新妇难为,未婚有儿,还真是悲惨的人生啊!”苏乐忍不住自嘲,因为这个悲惨的人生也算是她的。
“我苏乐从不怕事!”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么……
欺她者打,辱她者杀,苏家的人别想欺到她头上来。
咕噜噜~
苏乐肚子叫了起来:“呃……我饿了。”
苏尘咧嘴一笑:“娘,今天的饭菜不错,咱们去吃饭吧!”
跟着苏尘,苏乐来到一个偏厅,然而正当她准备好好吃一顿的时候,看着那些食物,苏乐却突然没了胃口。
“这就是你所谓的不错的饭菜?”苏乐皱着眉头,眼眸闪过一抹冷光。
“是啊,你看,有鸡有鸭,还有鱼有肉,我们都好久没有吃过那么丰盛的饭菜了。”不同于苏乐的反应,苏尘就显得开心多了。
“别吃了!”
苏乐抢下苏尘的筷子,指着那一桌的饭菜:“这是人吃的吗?鸡只有骨头,鸭只有头尾,鱼只有骨架,肉只剩下肥膘,就连饭也只是一碗粥水,堂堂偌大的苏家……真是好样的。”
“尘儿,你给我听着,你是我儿子,人活一口气,要活得有尊严,有骨气,嗟来之食,不吃也罢。”看着这所谓的‘饭菜’,苏乐就算没有苏云乐的记忆也知道,苏家,没有人把他们母子当人看。
“娘,这已经很好了,若是平常,我们只有一碗稀米粥,一碟黄菜叶,再多也就是多一个馍馍,能吃上这样的咱就别嫌弃了,不然我们会饿死的。”
“放心,你是我的儿子,以后只要有娘在,娘就不会让你饿着肚子的,走,娘带你去吃好吃的。”
苏尘红了眼眶,觉得他的傻娘又在说‘傻话’了。
“娘,您别这样好吗?尘儿只有你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清醒过来?我也不要吃什么好吃的,只要娘好,我就是不吃也可以。”
他们母子在苏家没有任何地位,就连一条狗都不如,所以哪来的好吃的可以吃特拉维夫太热?
苏乐抱着他,莫名的感到心疼,这只是一个孩子啊!可是他却得承受如此之多。
这一刻,苏乐心中有一个声音:这是我的儿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谁也不能欺负。
苏府,大堂。
苏家老祖宗苏老太看着堂下之人,笑说道:“昨夜让吴世子受委屈了,这着实是老身的不是,老身管教不严,还望吴世子勿要放心上。”
“老祖宗多虑了,大姑娘天生痴傻,一个傻子也不是想管就管得来的,彭菲茗长锋又岂会责怪,只是苏家有这么一个长姐,长锋担心,他日三姑娘若与长锋成亲,万一三姑娘又或者是将来的小世子也出现这种病状,那该怎么办?毕竟大姑娘与三姑娘同一胞母所出,这种病据太医所言,有可能会血脉相承,所以长锋不得不担心。”
吴长锋的话,刚开始,苏老太脸上还带着笑容,可是听到最后,她那有些皱纹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苏老太不是傻子,吴长锋看来客客气气的,可是话中明里暗里都在说,他不愿意娶苏家的三姑娘苏愉。
“吴世子,那你的意思是……?”苏老太不动生色我为购物狂。
吴长锋勾勒着唇:“老祖宗,说句实在话,苏家是将门之后,您又是护国功臣,有您这位和琳公主在,苏家必定盛世繁荣,只是可惜,我吴王世子府向来一脉单传,万一后世出了什么意外,那长锋就是家族的罪人了王羽墨,所以还忘老祖宗能同意长锋与三姑娘的婚事作罢。”
“吴世子……”
苏愉伤心欲哭的表情何佳仪。
“噗,哈哈~”
在这严肃的时刻,不适时宜的笑声突然响起。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苏乐笑呵呵的带着苏尘走进来,显然把他们的话都听去了。
看见苏乐,苏愉顿时火冒三丈:“苏云乐,你这个该死的傻子笑什么?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个傻子,我才会被退婚,你还有胆子笑,找死吗?”
“苏云乐这个名字不好听,以后请叫我苏乐。”苏乐完全忽视苏愉的怒气。
“苏云乐……”
“苏乐!”苏乐淡淡的纠正。
“你给我滚出去!”苏愉指着大门。
“老祖宗,我来找你讨点债。”苏乐看着高堂之上的苏老太,眼眸带着冷漠。
苏老太冷目一瞪,厉声的道:“你还嫌苏家的脸被你丢的不够吗?给我滚回去,没有老身的允许,不许踏出房门半步。”
苏乐嗤笑一声:“苏家出了弃妇,拿我来撒气吗?”
“你……”
“老祖宗,我就想问一句,这到底是我在丢脸熊晓雯,还是苏家在丢脸?”说罢,苏乐把手里的篮子扔在地上,那些饭菜也因此落了一地。
“我儿子说,这是我们母子最好的饭菜,有鸡有鸭,有鱼有肉,比起平常的黄叶菜子,与粥水馍馍好多了。”
苏乐也没有多指责什么,可是那些‘饭菜’撒了一地后,苏家上下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当着吴长锋的面,苏乐来这么一出,这不是告诉旁人,苏家一直在虐待‘苏云乐’这个傻子吗?
场面突然静下来。
吴长锋也是一愣,然后富有兴趣的看着苏家的人。
“苏云乐,你闹够了没有?”
苏老太回神便是一喝:“看来你的病情越来越糟糕了,竟然不知从哪里刨来狗食,还说是自己吃的,你真是让我苏家丢尽了脸,来人啊!把大姑娘拉下去,请大夫过府瞧瞧,省得她越来越傻。”
说着,苏老太转向吴长锋:“吴世子神仙眼,老身这个嫡长女不争气,老身也是拿她没办法,让吴世子见笑了。”
吴长锋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可是刚张嘴,这厢化为千风,苏乐却一手甩开走向自己的奴才,讽笑的道:“老祖宗真不愧是护国功臣,先皇亲封的和琳公主,我堂堂苏家嫡长女,长期冷饭剩菜,您一句‘我傻’就想就此揭过,这到底是‘我傻’还是您太天真了?”
“混帐,你这个不孝孙儿,你这是要气死老身吗?”苏老太气得浑身颤抖。
“这事若放以前,我肯定不敢反驳老祖宗,而且还会畏惧您,只是可惜ktplay,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这还得感谢吴世子,您这一棍子可是把我敲醒了。”
敲醒了?
众人都愣在了那里,只因苏乐的一席话。
“苏云乐?”
苏老太凌厉的目光落在苏乐身上,带着审视。
今天的‘苏云乐’似乎有些不同,同是一张小脸却沉稳淡定,不卑不亢,骨子里带着一股傲气,一双如墨般的大眼灵动有神,完全不像傻子,难不成……
“林婵!”
苏老太蓦然一喝:“大姑娘今天的饭菜是谁送过去的?竟然如此欺辱我苏家的嫡长女,这狗奴才是活腻了吗?”
林婵是苏府的正室夫人,也是‘苏云乐’与苏愉的生母。
林婵站出来,不慌不忙:“老祖宗李雅薇,您也知道,乐乐向来疯傻无度,身边的丫鬟也待不长久,所以今天给乐乐送膳的是一个新来的丫鬟,也许是觉得乐乐痴傻好欺负,所以犯了错,回头儿媳一定会好好训斥一番。”
苏老太点了点头:“苏云乐……”
“苏乐!”
苏老太皱眉,但很快就展而开:“好谷子是什么,苏乐就苏乐,你愿意叫苏乐幻想刘备传,那你以后就是苏乐,新的名字,新的开始,你已经不是以前的傻子,这才是我苏家的好女儿。”
苏老太对苏乐的评价似乎很高,但苏乐是何等的聪明,当着吴长锋,苏老太如此维护自己只是在维护苏家的面子罢了。
“恭喜苏家老祖,大姑娘能清醒过来实属一件好事,只是希望大姑娘以后不要再偷窥长锋梳洗,否则长锋担心,下次会失手把她打死。”吴长锋脸上带着笑容,眼中却浮现淡淡的冷意。
闻言,苏老太与苏家上下脸色难看女夹脚式。
毕竟‘苏云乐’以前虽然是个傻子,但偷窥吴长锋沐浴却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就在苏家上下羞愧难当的时候,苏乐却笑了。
“你笑什么魅世狂音?”吴长锋眯眼。
苏乐轻撩额前刘海,悠言讽刺:“我笑吴世子真是好手段,我这个‘傻子’被您利用得彻底。”
“大姑娘何意?”
“吴世子,你说我一个傻子朴姬兰,常年不出府半步,我就奇怪了,我是怎么跑到您那里偷窥的?”苏乐点到为止,任凭众人去想象,而且她相信,这一席话足以证明‘苏云乐’的清白。
在偷窥吴长锋的事件中,‘苏云乐’只是一颗棋子,不是被利用就是被陷害,因为‘苏云乐’只是一个傻子。
而吴长锋有利用‘苏云乐’的理由,因为吴长锋想退苏愉的婚,‘苏云乐’自然变成那根导火线。
吴长锋盯着苏乐:“大姑娘果然‘清醒’无比,听大姑娘一言,想来长锋被小人利用错怪大姑娘了,但就算如此,三姑娘与大姑娘同母所出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为了我吴家后世,长锋不能冒这个险,这婚,长锋退定了。”
闻言,苏愉顿时恨恨的瞪着苏乐:“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得我被退婚,我恨死你了。”
说罢,苏愉哭着跑了出去。
苏家上下看着苏乐,目光变得冰冷,似乎都在说,都是因为你,才害得苏愉嫁不了人。扫描下方二维码,可以直接阅读后续内容↓↓↓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1030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