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古代春药与女人体香间的秘密!-落尘文学

谁的执念,谁的劫(一)
卷语:人生如梦,聚散分离,朝如Chun花幕凋零符文战熊。
几许相聚,几许分离,缘来缘去岂随心邢良坤?
——
大雨淅淅沥沥的,像是一盆水从天上泼了下来一般,将整个世界都朦胧了。
一个小小的身影快速的穿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赤Luo的双脚踩在水里,溅起水花。
雨滴毫不留情的打在她的身上,雨水顺着她光裸细嫩的小腿不住的流下来。
锦瑟知道……她只有跑,不知道往哪里去,但是却只能跑。
眼前的路她看不清楚,双眼都迷茫了,体内一种难以言喻的燥热,就算是这冰冷的雨水也浇不熄的火,在她的体内熊熊燃烧着。
雨声这样的大,可是她的耳边,脑海里……全是那猥琐的笑声,全是那浑身肥肉,大腹便便的男人身体。
那样的恶心……
“你母亲已经将你卖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本老爷的!”
锦瑟奔跑着,却因为身体无力摔倒在地郑其斌,她捂着耳朵不住的摇头,脑海里全是那肥胖的男人将她压在身下的情景。
他扯着她的衣衫,他的手不住的在她身体上揉捏,那可是从来没有被人碰到过的。
“好香,好香啊……这才是处子的香味啊。”
那胖子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就算锦瑟死死的捂着耳朵,也止不住那些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锦瑟颤抖的拉着自己单薄破烂的里衫,那衣衫已经破烂得几乎遮不住她青涩的身体了……
她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冰冷的地上爬了起来。
体内燥热如火,让她四肢无力,意识朦胧,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刚才经历的那些就像是噩梦一般的纠缠着她,驱使着她一定要站起来,然后不顾一切的往前跑。
她母亲,把她卖了……
她知道自己是个无能的女儿,知道自从父亲去世后家里一日不如一日重生年华似锦,几乎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可是她很努力的做着家事,照顾母亲照顾弟弟……帮人洗衣服做针线来补贴家用,她很努力的做着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卖掉?
现在她又该去哪里?
她无法回家了,因为他们一定会去她家抓她的,她打破了那个胖子的头,若是再被抓到,她一定会被打死的。
锦瑟咬着唇,屈辱害怕的眼泪弥漫在眼眶里,可是爹爹去世时,她答应过……不哭的。
她今天及笄了,是大人了……大人要懂事,懂事就不能哭。
锦瑟知道,她只有跑……只有跑,不停的跑。
她的亵裤被胖子扯掉了……双腿间凉飕飕的,裙子破破烂烂的只遮住了大腿……她就这样衣衫不整的跑在空无一人的街头。
有马蹄声极快的冲了过来,带着车轮滚滚的声音,锦瑟抬头……模糊的眼前看到那高大的骏马时,已经浑身都吓得瘫软的跌坐在地。
“找死吗?还不滚开!”车夫暴躁尖利的声音响起时,锦瑟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像是要爆炸了一般的火热。
她到底是怎么了?身体为什么这样的奇怪?
那个胖子,强迫她喝下的周子冉,那甜得发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救……救命……”
锦瑟看着眼前的马车,伸出了手去,她实在跑不动了,眼前越发的迷糊,最终她的双眼轻轻闭上,晕倒在满是雨水的冰冷的地上。
车夫吓了一跳,也是这时,那华丽的马车内钟小江年龄,响起了一个声音。
“带她上来。”
冰冰冷冷的,毫无情绪可言,在雨声里轻微低沉,却又让人无法忽视。
车夫应了一声,下了马车抱起了那狼狈不堪的小小身子,送进了马车之中。
锦瑟感受到一阵阵的颠簸,可是她的身体好难受……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
那样的火热,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满脸通红。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可是眼前一片昏花,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觉得微弱的光线中,有谁坐在身前……
“下了这么重的药……”
谁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听不太清楚,锦瑟扭动着身体,体内那燥热的火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了,她好难受……
好难受,身体这种奇怪的感觉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她不住的扭动身体,试图坐起来,因为她好热,热得满身的汗水……湿了的头发贴着她通红的脸颊。
小巧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双眼迷蒙,隐隐散发着情/欲的光芒。
他披在她身上的披风被她踢开,露出她青涩的身子,破烂的里衫几乎挡不住她那已经初现窈窕的少女身段,那白皙的肌肤染上一层诱人的桃红。
小巧精致的香肩,完美的锁骨……还有胸前,若隐若现的柔软,乌黑的发丝散乱的披散着,贴在诱人的肌肤上,黑白分明,竟是那般的诱/惑人心。
男子垂了垂眼,狭长的眸子里一阵暗沉,心里竟是一阵骚动。
他紧抿着唇,伸手拉过了披风要盖在她的身上,可是她猛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那样舒服的感觉,他的肌肤,那样的冰凉,似乎能解除她浑身难言的火热。
“救我……好难受……救我……”原本是哀求,可是不知道为何,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来时米鼠网,竟是那样娇软酥麻。
锦瑟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是只是一瞬,意识再次被侵香。
她死死的抓着男子的手,不愿意放开尾行4下载,甚至想更接近……更接近。
她努力的想看清……这究竟是谁?
可是看不清楚,她几乎睁不开眼,看到的都是一片昏花。
“救救我……”她似乎认定了他就是她的救命良药一般。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香气带着雨水的清爽,她的小手胡乱的在他身上摸索着,试图探进他的衣衫内。
男子伸手一把抓住了那几乎要让人崩溃的手掌,可是她却像是蛇一般的缠在他的身上,怎么……也分不开。
娇小诱人的红唇,火热的温度,自然的馨香,凑近了他的脸,细细的,胡乱的吻着。
明明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却是这样的让人抓狂。
谁的执念,谁的劫(二)
“你别后悔!”男子出言警告,眸子里尽是危险的光芒。
明明知道……她是不可能听得到的。
事实上,她迷蒙的双眼异常的惑人心,她摸索到了他的唇,一点点的青涩却火热的吻着。
他的体内的欲望慢慢升腾。
这宽大的马车上,是精致的小塌,珍贵的银狐皮铺垫而成,柔软细腻。
这般送上门来,不吃了……岂不是暴殄天物?
男子的眼那般的暗沉,那般的深,怎么也看不到尽头一般。
他吻住她的唇,在她的耳边呢喃着问道:“想要吗?”
“呃……难受……好难受……”锦瑟的眼几乎要出流出眼泪了,那迷蒙中带着一丝丝的水雾,让人怜惜。
他不忍再捉弄她了……
“啊!”锦瑟吃痛惊叫,身体却被死死的压制住……
男子早已料到她是第一次,他俯身吻她,轻轻柔柔的……让她在他的吻中慢慢放松。
她感觉到自己被充实着,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马车不停的颠簸着,雨势豪无缓解,打在马车精致的顶棚上,响声一片……
车内Chun光旖旎,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车内全是欢爱中交合的暧昧气息,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一直处于这种昏沉颠簸的状态中。
谁的执念,谁的劫(三)
“偏偏是个小妖精,但是你不该惹上我的。”男子的修长手指轻轻的抚摸过锦瑟有些红肿的唇,然后勾唇笑了起来。
清浅的笑容,却是泛着一丝丝的冰冷。
他最后看了她一眼,替她拉好了身上的被子,又环视这间豪华夸大的房间,然后起身离开。
关门时,他又看了床上昏睡着的人儿一眼,转身离去。
*
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难当时,锦瑟挣扎着睁开了眼睛,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她还有些迷糊。
自己现在正睡在柔软的床上,她怔怔的坐了起来,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和骨头似乎都在叫嚣着,要散架了一般……
眼前终于一片清明了,这是一个华丽的房间。
锦瑟坐在这柔软的床铺上,鼻子里全是这房间里清清淡淡的香味,手里捏着的锦被,那样的柔软。
眯着眼睛,看到头顶华丽的幔帐,绣着大朵大朵的富贵牡丹……那样的好看,她从未见过。
这究竟是哪?
锦瑟想起身,却猛然发现自己未着片缕,惊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竟是有好多细小的青紫的痕迹仝正国……
遍布全身!
她……
她的思绪混乱,可是此刻意识清醒,她紧紧的捏着锦被,在床上回忆了起来……
有个男人,清瘦的身影……她还记得,可是她看不到他的脸,她不知道那究竟是谁?
缠绵的吻,他的抚摸……他的索取,还有空气里暧昧的吟声……
锦瑟忙捂住了耳朵,可是脑袋里那些模糊的画面和声音,却不住的提醒着她。
她失身了。
锦瑟迷茫的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到床边有一套衣衫,忙拿了穿在自己的身上。
刚好合身,淡淡的粉蓝色的纱裙,穿在身上竟是那样的轻盈,这颜色好美,脚上粉色的锦鞋,还有鞋头毛绒绒的圆球,好美……好美。
锦瑟抚摸着身上的纱裙,那样的柔软,一定是很珍贵的吧?她这辈子,也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呀。
她茫然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摸索着出了房间,现在刚是清晨伊斯力,天亮了不久……这小小的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穿过了院子,锦瑟看到有人在前堂忙着,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这才发现……这景象竟是有些熟悉。
摆放整齐的桌椅板凳宁波盈科数码,忙碌着扫地擦桌的店小二……还有柜台里正在算账的老板。
锦瑟的心突然就吊到了嗓子眼,这……这不是城里最豪华最贵的客栈吗?
小二也看到了锦瑟,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小姐,这么早起懒人稻,要吃点什么?”
锦瑟一颤,害怕得后退了一步。
小二不解的看着她。
她被那个人丢在客栈了,她忙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刚换上的新衣,什么也没有……
她没有钱啊!
“小姐……”小二刚叫了一声,锦瑟就忙摇头道:“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要!”
说完,急忙朝着大门走去,急匆匆的离开了,头也没有回。
走出了老远,锦瑟才回头,看到没有人追来,这才放心了。
街上三三两两的小贩刚开始摆摊,看着这清冷的街道,锦瑟却迷茫了……她该去哪呢?回家吗?娘不会责怪她吧?
她抓紧了衣襟,还未从失身的迷茫中出走来,却又要面对……她究竟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她昨日才刚及笄陈莲笙啊,昨日是她十六岁的生辰,娘亲卖了她唯一的一根簪子,说是要请她吃烧鸡的……
可是,为什么吃着吃着就睡着了?醒来……就变成了一场噩梦呢?
锦瑟捏紧了拳头,想起了那个胖子猥琐的笑声和让人作呕的脸。
她好不容易才从那里跑出来的,却还是……
泪水不仅弥漫上了眼眶,锦瑟不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昨日那人,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只是他待她极温柔凶兽饲养手册,想起那一夜的火热,忍不住脸红心跳了起来,锦瑟忙跺了跺脚,竟是又瞎想!
就算想起来了又如何?天大地大,更何况,就算找到了……又如何?
锦瑟咬唇,死死的将眼泪又香了回去,路过三三两两的人群疑惑的看了她几眼,然后闲聊着走开了。
“昨日城南四巷那着火了……听说烧死人了。”
那样低的闲言碎语,却让锦瑟听到了,她心里不知为何就起了疑心,城南……
她的家不也在城南四巷吗?
也不知道娘亲和弟弟怎么样了尖刀敢死队?
锦瑟有些放不下心谭松韵吴磊,忙朝着家的方向去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曾经熟悉的房屋已经不复存在了,烧得面无全非,几乎成了一堆黑炭……
因为昨夜下雨的缘故,现在那烧焦的木材上,还隐隐的冒着白烟。
四周空无一人绿袖子钢琴谱,安静得诡异,锦瑟一步步愣然的走近了,她呆滞的看着那曾经的家……
“怎么会……”
谁的执念,谁的劫(四)
“怎么会……”
锦瑟一步步的上前,踩在那些已经焦黑得分不出来是什么的废墟上,喃喃的喊道:“娘……程儿?”
没有人回答她,除了她有些颤抖的声音外,安静得让人害怕。
“怎么……怎么会这样?”锦瑟双腿失力,猛然跌坐在废墟之上。
她的眼神空洞桀克奥特曼,竟是也没有落泪下来,只是呆呆的坐着。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是她不乖……是她没有好好听话吗?
是她打伤了那个胖子跑了,所以害了娘亲和弟弟?
锦瑟呆滞的坐在原地,空洞的大眼没有半分的神采,没了……什么都没了。
‘滴答’一声,细微的声响,冰冷的雨滴滴落在锦瑟的眼下,像是泪水一般的划过她的脸颊。
又下雨了……
天都好像黑了一般,没有半分的光明,锦瑟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眼前的景象,看不到未来的路……
什么都没了。
毛毛细雨,却也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灰蒙蒙的,锦瑟一动不动的呆愣在原地,任由这小雨将她整个人都打湿了。
“阿姐!”一声略有些青稚的声音响起,将呆滞的锦瑟唤回了神。
她木讷的转身,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美轮美奂的马车,豪华得很。
而她的弟弟,仅仅八岁的锦程从上面爬了下来,一脸笑嘻嘻的欢乐,朝着她扑了过来,“阿姐,阿姐……”
那小小的身体猛的就抱住了锦瑟瘦小的身子,锦瑟这才回过神来,是真的,眼前的真的是她的弟弟!
不是什么都没了……
“程儿?程儿……你没事吧?”锦瑟忙抱住了锦程,她冰凉的身子,这才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拉着他在她的面前看了好几遍,脸上笑着,可是眼中从未落下的泪水猛然滑落,和她脸上的雨水化成了一团。
“阿姐不哭,程儿没事。”锦程伸出小小的有些瘦弱的手掌,为锦瑟擦干了眼泪。
“阿姐,那个哥哥救了我……他说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很久很久……都不能回来了安康公主。”锦程说着话,转身指向了身后的马车。
濛濛细雨中,车帘掀开,探出一把白色的纸伞来,上面画着精致的梅花,红梅点点,在这一片灰暗中,火一样的耀眼。
一身月白的袍子,修长完美的身形,伞下的男子一身华贵,掩不住的尊贵之气。
纸伞微微一扬,露出那俊美精致得能让全世界都失去了颜色的脸来,在这小城这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
那样的尊贵,那样的完美……高高在上,淡然狭长的眼轻轻的看向锦瑟,就像是无数细密的丝线将她缠绕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他的唇菲薄,轻轻的扬着,似笑非笑。
四目相对,她仰视着他,浑身雨水,狼狈不堪。
而他高高在上的俯视,有睥睨一切的气势。
似乎这样的开始,是命中注定的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是低沉魅惑的嗓音,竟是那样的好听。
“锦瑟……”她小声的应了,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像是陷进了他深深的黑眸中一般,她不自觉的问道:“你呢?”
男子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她那样会这般的大胆随意。
随即他似乎笑了笑,轻声应道:“慕容修云。”
慕容修云,她在心里喃喃的念了一遍又一遍,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就以这样难以忘怀的姿态,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尽管,她从未开口叫过一次。
“这个世界只有有用的人才能生存下去。”慕容修云开口,还是那样好听的声音,却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到我这来,”他朝她伸出了手,“做一颗有用的棋子,你便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那是她见过最美丽的手掌,十指修长极乐人生,手掌厚实完美……
那样的干净,似乎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气味,教人无法抗拒。
那个雨天,她不知道是怎样将手放入了那温暖的大掌中的……
那一年,她才十六岁,他牵起了她的手,她永远记得他手掌的温度,掌心温热,指尖冰凉。
他的眼那样的睿智,隐隐的冰冷和淡漠,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可是……
尽管如此……她还是义无反顾。
摘自【落尘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田宁身价!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10253.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