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好看的女人都很懒-学生派


◆◆◆ ◆◆
一道惊雷划破暗黑色的天际。
夜空之中电闪雷鸣,树影在惨白的灯光下晃动,X豪华别墅城此刻恍若死寂的空城。
“扑通……”
那是重物落入积水里的声音,跌入水坑的女人从地上爬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迷蒙着水雾,嘴唇泛白,但是一张脸,却格外迷人。
她惊惶无措的,在滂沱大雨里奔跑着。
恐惧,层层叠叠的压来。
觉得不能让那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抓住了,要是被抓住那她就完了……
她不要……
从来坚强无比的她,此刻一边流泪一边逃跑。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有那样一个爸爸,为了给儿子换来一套房子,竟将她送给一起五十岁的老头?
呵呵呵……
无尽的苦涩和惶恐涌上心头,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前方。
无措间,方晴感觉到自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找死!”
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冷得让人如同跌入了冰窖之中,寒意彻骨。
方晴还来不及反应……
“砰……”
她的身体被推开,身体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脚跟,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本来就满身是伤的身体,现在更觉得寒冷。
“死女人,老子上你,那是看得上你,居然敢给我跑,你老爸拿了我七十万,今天不弄死你,老子就不信黄了。”
骂骂咧咧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甚至还能够听见脚步声,让方晴身子一颤
她快速从地上爬起来,望着前方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眸光里带着几丝坚定。
快速的追了过去,用尽全身而力气攀附在那男人的身上,以免被再次甩开。
“救我……求你……救我……”
她很冷,很怕,身体也在哆嗦着。
还没有来得及去看这个男人的脸,却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深冷气息。
她知道他很危险……比那个黄国忠要危险得多,
可是……没法子了,她不要被那个老男人碰周凤臣!
不要!
“松手,否则,我不介意拧断你的脖子。”
那是修罗般冰寒的声音,那是长期在黑暗的生活之下,方才让人感到的孤独寒冷和无上权威。
是的,古默他讨厌陌生人的靠近。
哦……不,就算是熟人的靠近,也依旧讨厌。
“哥哥……求你了,救救我……”
方晴不想放弃囫囵吞枣造句,如果被那个黄国忠侮辱了,她会生不如死。
她不要放手,死也不放手。
哥哥……
这一声颤抖的,甜软的,带着祈求意味的一声‘哥哥’,让那个古默身形微微的顿了顿。
十多年前……
那个比自己还要小九岁的小女孩在临死之前,也是用这样的声音说:“哥哥……救救我……”
可那时候,他无能为力。
也就是因为这一句话,他低下头看向了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坚定,姣好的容颜虽然恐慌,可是依旧难掩她的倔强,红唇粉嫩。
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她的右嘴角居然有着一颗鲜红的痣。
“妹妹……”
那一刻,他居然失神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眼见黄国忠就要追上来。
方晴颤抖着身子乞求道:“哥哥,你救救我好吗?只要你能够让我逃过今晚,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修长而冷的手挑起她的的下巴,让她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对视,古默冷声道:“做什么都愿意?”
“嗯,做什么都愿意。”
方晴猛地点头。
“好,我帮你!”虽语气冰冷无比,却让她像似吃了定心丸一般,瞬间安心了下来。
“死女人,居然还敢那花瓶砸我,看我今天弄不死你。”
就在此时,黄国忠追了上来,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怎么把那个娇软迷人的女人放在身下好好磋磨,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发现方晴的身边还站了一个男人。
“哦?就算她现在是我的人,你也要动吗?”
古默将方晴拉到自己的身前,淡淡冷冷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
他手上的雨伞微微倾斜了一下,灯光打在了他的脸上,那一张脸刚毅冷冽,英俊非凡。
那是上帝鬼斧神工般雕刻而成的容颜,深邃的眼神只是那么轻轻的一撇,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那是拥有绝对权利和能力的人,方才有的上位者的气质。
“古……古先生……”
在看清站在对面那个男人的样子后,黄国忠整个人腿都已经软了,全身都在发抖。
五十几岁的男人,见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也算是在刀口上舔血过来的人。
然而,在面对古默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害怕。
“我再问一次,这个女人,你还要动吗?”冰冷森寒的声音清淡的响起。
吓得黄国忠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先生,我不知道她是您的人,要是知道,就算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动啊。”
“那么,现在给我滚!”
冷凝的眼看着地上跪着的男人,古默像是在看一粒老鼠屎一般的厌恶不屑。
“好,好……我这就滚……”黄国忠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淋湿,此刻恍若落汤鸡一样的消失在雨幕之中,离开的时候,心中惊慌不已。
那个方村,居然用古默的女人来向他换钱,让他惹上了这个魔鬼。
雨幕里,方晴终于松了一口气,凝脂白玉的脸上漾开一抹舒心的笑容:“谢谢你。”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古默只觉得心里头有个地方变得温暖柔软了起来。
如果古夏晴还活着,应该也是这么大,笑起来的时候,应该也这么好看吧?
“你说过我要是帮你,你愿意答应任何条件。”
他的脸上没有笑容,常年都是一张冰冷的脸,帅气逼人,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方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有些害怕的问道:“您有什么条件?”
看黄国忠刚刚的表现,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危险,恐怖……一旦惹上,绝无逃脱的可能。
古默用没有撑着雨伞的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如水般的眼睛能够清楚的看清自己。
“先……先生……”方晴没有害怕,只是有点惶恐。
古默喜欢她现在的眼神和样子:“从现在开始朱圣琴,你和我住在一起,叫我哥哥,而你的名字,叫夏晴。”
他没有给她冠上古姓。替身就是替身,不配拥有古家的姓。
“啊?”
方晴愣住了,她原本以为会是什么了不得的条件,现在看来,这个危险霸道的男人,脑袋貌似有点问题啊。
“你不愿意吗?”
古默俯视着她,看她那一双漂亮的眼睛流荡着层层波光,粉嫩嫩的嘴唇微张露出惊愕。
“你若是不愿意,我有更多的手段,让你比落在黄国忠的手里更惨。”
他的声音此刻仿佛从地底冒出来,摄人的寒,惊天的冷。
方晴这才反应过来:“我愿意,哥哥,我愿意……”
不就是抛弃原来的姓名吗?她那个家,她本来就不属于那个家。
换个名字又能偶怎么样?从今天开始,她叫夏晴。至于原来的名字和过去,她都要忘记。
◆◆◆ ◆◆
“哥哥。”
她心里豁达,脸上刹那之间绽放一个笑容。
那是新生,是向往。
对上那笑容,古默心中仿佛也有阳光抵达了,仿佛,那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妹妹,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他冷硬的脸上也出现一抹浅浅的幅度,优雅迷人,俊美如同太阳神般。
“夏晴!”
他拉起她的手,像是小时候牵着妹妹的手一样。
她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抓了抓头发,到底本来是个阳光开朗的少女,要不是摊上今天这事儿,她可是那种笑容可以打败太阳的阳光天使呢。
“那个,哥哥,我自己能够走路的,你不用牵着我的手。”
她细小的声音从口中溢出,有点小心翼翼的害怕。
嗯,毕竟她刚刚认的这个便宜哥哥,可是很厉害,很危险的啊。
那个黄国忠那样一个可怕的人,在他的面前都能够吓得跪下来,可见她这个哥哥真的不简单。
感觉到夏晴的小心翼翼,古默眉头皱了起来,深邃的眼里意味不明。
他转过头,雨幕下他俯瞰着她:“夏晴,你怕我?”
怕古默的人从来都不少,这个男人危险,深冷,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强取豪夺,心狠手辣,由来都是让人害怕的存在。
他从来不反感别人怕他,他幸苦奋斗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能够站在绝对的高位上,让人服从他,哪怕那服从是以怕为前提。
可是,他不想要让这个,长得如同自己妹妹一样的女人怕他。
迎上他的眼睛,夏晴觉得那里没有任何的温度。
但是她是不怕的,漂亮的,亮闪闪的大眼睛里满是真诚,而且,不知道怎么的,她很想要让这个救下她的危险男人的眼里能够有暖光。
“哥哥,我不怕你,只是我的手太脏了。”
她低垂着眉眼,温和如水,一双漂亮亮的大眼睛里面带着些许的歉疚。
刚刚她可是跌倒在地上了,手和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泥水弄脏了。
拽紧了她的手,古默说:“没关系。”
他喜欢她的不怕他。
灯光照耀着雨幕下的他们,他们的身影被拉得格外的长。
“夏晴,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怕哥哥武德训,你不要怕!”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带着不容抗拒的绝对权威。
她知道,这话不是对她说的,她只是个替身,但是她愿意去做到。
“嗯,夏晴永远不会害怕哥哥的。”
十八岁,夏晴遇上了权默下的古默,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替身,从一开始就提醒自己,只是替身。
七八分钟之后,一栋算不得很大的别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古默带着她走了上去。
他的手按在了门上,大门顿时打开。
夏晴的眼睛顿时变得亮闪闪的。
她见识浅,还是第一次见到指纹锁呢。
进门之后,古默打开了别墅里面的灯。
装修算不得多奢华,甚至和黄国忠的别墅比起来都不如,但是却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只是,只是,这别墅虽然在别墅中不算大的,可也算是很大了。
四周仿佛有些通风。她忍不住的瑟瑟发抖,嘴唇都有些泛白。
虽说是夏天,但是现在全身上下都是雨水,再加上刚刚经历过的一切,她感觉现在真的好冷啊。
“冷?”
仅仅一个字,听不出多少情绪,却给人一种别人靠近不得的寒。
夏晴却觉得温暖。
很多年没有人问过自己冷不冷了。
“冷!”
她应了声,双手环着,想要取暖,她巴掌大的小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白皙。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着对他的绝对信任和依赖,右嘴角下的那颗红痣显得越发的鲜红夺目。
没来由的,古默就觉得这个女人需要自己的照顾,怜惜。
“我带你去浴室,你去洗个热水澡史大佗。”
他自己都不曾发现,他的声音要温和了许多,不像是往常和别人说话时的样子。
“谢谢哥哥杨棋珺。”
夏晴的眼睛亮晶晶的。这个哥哥对她真好啊,她也一定要对哥哥好。
虽然不是亲哥哥,但是她一定要比对亲哥哥还亲。
到了浴室,古默就离开了,离开之前只说:“洗完之后到书房来。”
“好的哥哥。”
娇软甜腻的声音,让古默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幻觉,仿佛,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一样。
进了浴室,她有点小兴奋,还是头一次见到那么大的浴室,一个浴室就跟一般人家的客厅差不多大了。
她快速的洗干净,想要快点去见今天刚刚认的这个哥哥,她要好好了解他,让他看起来脸上的笑容更多一点。
但是,很快夏晴就为难了。
因为浴室里面没有女人的衣服。
没法子,她只能够拿了一件古默的衬衣穿在她的身上。
古默人长得高,她穿着他的衬衣完全可以当裙子看了,詹雯婷白皙的腿露在外面,吹干头发之后,她便直接去了书房。
明亮的灯光下,只见古默换了一身黑色的家居服,凌厉的脸看起来要稍微柔和一些,他深邃的眼神以及那分明的轮廓,仿佛能够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去。
夏晴想,古默这样的人生,真的属于犯规般的存在啊。
这个哥哥,真的好帅。
而坐在旋转的椅子上的古默,也在打量着她。
洗干净之后的她看起来更加的空灵了,在美女如云的上流圈子和娱乐圈见惯了美女的他,知道夏晴算不得是绝色美人,但是贵在眼睛灵动非凡,皮肤白皙细腻。
她身上穿着他的衬衣,不合身,却很和谐。
这是他古默的妹妹,以后,他会把对古夏晴的亏欠,都给她的。
感受着古默打量的目光,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那个……哥哥,浴室里没有我能穿的衣服。”
她脸刹那之间就红了,怕古默会怪她。
好在古默没有发火,凉薄的唇轻启:“不要站着了,坐下吧,我们谈谈。”
在他对面坐下,夏晴小心翼翼的,不知所措。
虽然平常她胆子很大,但是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太具有威慑性了,她胆子瞬间就大不起来了。
掏出了手机,古默潇洒的按下了一连串的号码,“艾林,挑选一些女人穿的衣服到XX别墅来。”
他轻轻的阖上手机,再对上对面无措的夏晴:“要对付黄国忠和你那父亲吗?”
他的声音天生带着一种磁性,放柔之后就格外的好听。
夏晴低着头,紧咬着双唇。
古默已经帮了她很多了,她不能够在麻烦他了。
他看着她庶女心机,仿佛誓言一样的声音传来:“夏晴,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我古默的妹妹,在我这里,你不用隐藏自己的情绪也不用刻意讨好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古默,不会护不住自己的妹妹。”
说是替身也好,说是让心里好受一些也罢!在看见这个被他取名夏晴的女人那一刻起,他要给她的,就是滔天至宠。
抬起了头来,夏晴眼神里面全是动容。她幸运,哪怕只是作为替身,她也好高兴好幸运!
“我要让黄国忠后悔,至于我那个爸爸,我想要和他断绝关系,从此他是生是死,是穷是富,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她的眼里有些冷意。
她是善良,可她不是天使,别人都这样对她了,她难道还要做圣母玛利亚吗?
“确定了吗?”
◆◆◆ ◆◆
看向她,古默觉得现在她更加像自己的妹妹了。纯洁的外表之下,同样有着一颗睚眦必报的心。
“哥哥,我确定,请哥哥帮我。”
她脸上有笑容荡开。
替身么?那我作为替身给你带来笑容,让我获得幸福。
好不好?
“好,哥哥帮你。”
他站起来,走到了古默的身边,俯下身来,在他俊美的脸颊边亲了一下:“谢谢哥哥。”
“夏晴!”
他眉头皱了起来,他身边女人不少,可是从来不会让女人主动碰他。
“哥哥丹青胶囊,你刚刚说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我只是亲哥哥一下表达我的感激之情,难道哥哥就要生气吗?”
她贼兮兮的眨了眨眼睛,红红的嘴唇还向上翘了翘,可爱的很。
看着她,古默憋不住的笑了一下:“我没有生气。”
很好,很好!
原来不光是纯洁的小白兔,还是一只会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他从来不允许有人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王翊菲,但是她除外。
他的妹妹啊,他允许她无法无天,肆意妄为。
“哥哥,你饿了吗?我去给你煮面好不好?”
她顿时又变成了那温柔可人的样子,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示意她饿了。
“去吧!多煮一些,我胃口比较大。”
他的语气依旧算不得温和,带着上位者的威严气息。
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对未来的憧憬。从今以后,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了一个哥哥,虽然那个哥哥只是把她当成他妹妹的替身。
嘴角的笑容一点点的蔓延开来。
古默眼神温软的看着夏晴走出了书房月光小兔山庄,在她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的时候,脸上的所有柔软的表情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凌驾所有之上的冰冷和霸气斐然,他按下了手机里的一个速播键。
电话那端立即传来了谦恭有理的声音:“古先生。”
“安生,马上将黄国忠公司的所有信息整理出来,然后将资料带到XX别墅。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只是那么一句话之后,他摁掉手中的电话。他从旋转椅子上起身,来到了客厅,整个人慵懒的坐在了沙发上。一双深邃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今天遇到了夏晴,他不由得响起了更久远的事情。
十五年前,他们古家算不得什么大财阀,也不是什么大公司,现在这别墅,就是以前的古家的。
后来赵家因为一点小利益,逼得他家破人亡。古默活了下来,九岁的他,那个时候就励志要复仇,从最底层,不折手段的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一直爬到了现在和赵家可以比肩的位置。
其中经历过的艰险困苦,他都不在意。只是,现在要对付赵家,却依旧没有必胜的把握。
思绪飘得远了,心也变得软了。原本以为这个别墅往后就只有一个人回来冷冷清清的怀恋一下,现在,终于多了一个人。
厨房里面传来阵阵的香味。和以前家里的味道那样的相似。
夏晴的厨艺虽然和顶级的大厨比不上,但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独立,做出来的东西色香味倒还是不差的。
闻着那香味一阵阵的传来,古默不由得觉得肚子里面空空的。
“夏晴,面好了吗?”
拿了个托盘,夏晴将两碗煮好了的面放在上面,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面碗里冒着热气,蒸腾到她的脸上,熏得她的脸红彤彤的。
她眉眼里都是温软。看得出来她的笑容很真。古默阅人无数,这个女人,就是那天性善良,但性子绝不温软的人。
“哥哥,好了哦。不过我放了好多好多的辣椒,刚刚我们都淋了雨,吃点辣的温暖一下。”
她把面放了一碗在古默的面前,细细软软的面上李攀新浪博客,鲜红透亮的辣椒格外的鲜艳,古默拿着筷子挑起面来,尝了一口。
舌尖上热辣的感觉一直蔓延到了心底。下一秒他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哎呀,哥哥,对不起啊,我都忘了问你喜不喜欢吃辣就擅自做主了。”
夏晴吐了吐舌头,一副做错事情的小狗模样。
他伸出宽大的手摸了摸她的发顶:“没关系。”
她感觉到心里好暖,她不知道古默在外面到底有多让人害怕,但是,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救命恩人,对她很温柔,心不由自主的跳得有些快。
古默正想拿起筷子再吃一口的时候,夏晴将他面前的碗端了过来:“哥哥,我看你好像不能够吃这么辣,我在厨房还熬了粥,也做了一些甜食,你等我,我去拿来。”
朝着厨房走去的时候,夏晴暗暗唾骂自己,像古默这样的人,肯定很忙,三餐不规律胃肯定不好,她还弄这么辣的东西给他吃,根本就是恩将仇报。
在唾骂自己的同时,夏晴想,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收藏一些养胃的食物天天做给哥哥吃。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她却发现古默已经将面吃了一大碗了。
“哥哥……”
她有点责备的看着他。
“你做的面很好吃夫人七嫁。”
灯光下的他,脸色柔和,帅气温暖。
“哥哥,以后不要吃这么辛辣的东西了。对胃不好。”
她带着责备的语气说着话。
“噗呲……”
他笑了。
多少年了,从他十五岁建立第一家自己的公司开始,就没有人胆敢有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了。
“哥哥,以后你的饮食全部交给我负责,我要把哥哥的胃养得好好的。”
她将端来的粥和甜点小吃放到了古默的面前:“吃!”
他觉得,她这个小凶狠的样子,很可爱。
嘴角的幅度不断的变大,笑意盎然:“好!”
原来,有人管着的感觉是这个样子么?古默觉得,他似乎很喜欢这个样子。
“铃铃铃……”
就在这温馨的氛围之下,门铃的声音响起来了。
“哥哥,你吃饭,我去开门。”
刚刚吃了那么辣的东西,胃肯定受不住啊,必须要吃点什么别的东西冲淡一下才行。
夏晴打开房门,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打扮得十分斯文的人,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看起来很精明。
“你……你是……”
看见这别墅里面居然有人,还是一个女人,安生觉得简直太神奇了。
且不说古先生从来不会带着女人过夜,就算是那个那个,也是完事儿之后直接送人走,更不要说这里是古先生父母的别墅。
天啦,太神奇了。安生跟在古默的身边很多年了,对于他的事情知道得很多,所以更加的觉得不可思议。
“她叫夏晴,我的妹妹,你可以叫她小姐。”
虽然心里疑惑,但是安生面上却没有流露出来,礼貌的叫了一声:“夏晴小姐。”
夏晴笑了笑:“先生,进来吧。”
她将安生请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看了一眼客厅里面的样子,安生觉得这个屋子终于有点人气了。
◆◆◆ ◆◆
“古先生,你要的资料骚鸡公,全部都在这里。”
“夏晴,把面吃完了找一个你喜欢的房间睡觉去,明天和我一起去公司。”古默已经吃完了粥和甜点。
快速的将面吃完,夏晴露出甜甜的笑和编贝一样的牙齿:“哥哥,那我去休息了,你也要早点休息哦,千万不要熬夜谣言止于!”
嗯,她就是想要管着他,那么好的哥哥,一定要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嗯!”
心头温软,被人关心的滋味,很好受。
“晚安!”
“晚安!”
安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古先生怎么可能用那样柔软的声音说话,怎么可能互道晚安!
“古先生,我能不能问问您忽然要黄国忠的资料是为了什么?”
他可是古总裁的王牌助理,要在这个位置上面待得好,就一定要摸准上司的心意。他一贯能偶摸得准,但是今天却有点摸不着头脑。所以,不懂就要问。
“我当然是要他的公司破产清盘。”
随意的说出这句话,古默双腿交叠着,懒懒散散的靠在沙发上,可就算是这样慵懒的样子,他的身上依旧散发着上位者的威严气息。
安生在心里默默的为黄氏点上了一排蜡烛,因为看总裁现在这副模样,大有要亲自动手收拾黄氏的打算。
老实说,对于黄氏那样的五百强企业,古总裁让手下那些人去对付就已经错错有余了,看现在古总裁确是要亲自动手啊。但愿黄国忠上辈子积了德。
“古先生是因为小姐的缘故才要对黄国忠出手的吗?”
总裁大人的心情看起来不错,现在正是能够多问几个问题的好时候。而且,这个问题很关键啊,关乎到他要不要对夏晴小姐献殷勤,抱大腿啊。
“夏晴?”
他想到那女人一双水雾迷蒙的大眼睛,想到她笑容灿烂的面颊,以及她责备他的模样。
那女人,一看就是从很艰难的环境中生存过来,可为什么笑容依旧能够打败太阳张嘉文涵。
古默的嘴角带着笑。
安生却有点脚底发寒。一般总裁发笑,那就是有人要完蛋的象征啊。现在总裁在笑,他会被虐得连渣渣都不剩吗?
“我要关于她的全部信息,从出生开始,到现在为止的每一个小细节都要给我查清楚。”
他想要了解她。
安生连忙点头:“好的总裁,安生一定办得妥妥帖帖的。”
哥哥妹妹,总裁大人,这该不会是你的新爱好吧!这点子的问题他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清楚的是,夏晴小姐的大腿,必须抱啊。
“你走吧!”
起了身,古默的声音微寒而冰冷。他本来就不是热情之人,常年在商场上厮杀,一颗心早就冰冷了。
安生连忙说道:“是,总裁,我立刻就走。”
他火速离开,决定回去马上就将总裁交代的事情处理好,看总裁那么在乎那个夏晴小姐,他要是不能够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总裁估计要换人啊,要换人啊。他可不想,也不愿意的啊。
回到房间,古默心里觉得舒畅。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回到这个别墅不难受的一天。所以,这个晚上,他睡得很安稳,不像以前常常会在半夜惊醒。
早上七点多,古默拉开了别墅里面的窗帘,和昨天相比,今天是一个大太阳天。夏天的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阳光温暖却不刺眼。
他一贯起来得早,在独自奋斗的那几年,早起,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就算是按照他现如今的身份,再也不需要起来得这么早他也已经阳城了习惯改不了了。
没想到,还有人比他起来得更早。
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里面传来。
一阵接着一阵。
这个别墅每天都有人打扫,然后每天也有人来替冰箱里面换上新鲜的食材,现在,还真的是全部都派上用场了。
夏晴端着热腾腾的粥走到客厅,在看见古默的时候,用柔柔软软的声音喊了一声:“哥哥!”
她身上还穿着他的衬衣,站在客厅里的她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温暖,活泼。
古默都不由得看得有些呆了。但是很快速的恢复了本来的状态。
“早。”
她将粥放到一边,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餐。
“哥哥,快来吃早饭。”
他坐在了她的对面,这样一早上起来,就有人跟你打招呼的感觉真的不错。
吃早饭的时候,夏晴总是时不时的看着古默。
“你总是看我做什么?”
夏晴脸上露出被人抓包之后的不好意思,然后羞红着脸说道:“我哥哥长得真帅,我看着看着就失神了。嘿嘿……”
她咬着筷子头,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说过古默很帅的人很多,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在说他帅的时候他感觉到过自豪。可是现在:“我是你哥,当然帅了,快些吃饭吧!”
“哦!”
她嘟囔着红红的唇,开始对着桌子上的菜风卷残云。
古默喜欢她的手艺,和她的人一样,让人觉得温暖。
“哥哥,我去洗碗,你等我一下。”
“好!”
她收拾好桌子上的碗筷,转身回了厨房。
他就坐在沙发上,随意的交叠着腿,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着最近的报道。
和往常一样的模式,但是又有一种崭新的,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反正就是身边有一个人陪着,有一个人等着的感觉吧。
“铃铃铃!”
古默起身,打开了房门。
“总裁。”
来的人是艾林。
古默的助理之一我的魍魉暴君。这是一个长得十分美艳的女人,长而卷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猫一样的眼神,红唇潋滟,那是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光芒四射的女人。
她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总裁大人吩咐的衣服。
她不敢去看古默。这个长相英俊,能力超凡的男人身上总是会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就算是一贯对自己容貌相当有信心的艾林在总裁大人的面前,也只会低着头,而且从不相信自己的容貌会是一种优势。因为,在总裁的世界里,女人,只是附属品。
“怎么现在才拿来?”
古默从艾林的手里拿过了衣服,嘴里的语气更冷。
“我让人订做的一套高档服装,是连夜赶工出来的官晶晶微博。”
艾林低着头,有点害怕。
“好了,你去外面等着。”
冷着声音,古默关上了门。
艾林开了车来,她是总裁的助理兼公司的门面,要出去谈生意什么的,总裁都是会带上自己的,当然,她的驾照可是A。
房门关上之后,夏晴蹦蹦跳跳的从厨房出来了。
“哥哥,我都弄好了,我们可以出门了。”
古默打量着她:“你准备穿着我的衬衣出门?”
“哈……”
她这才反应过来,她身上穿着的还是古默的衣服,脸顿时一红春咲千和。
“去换上。”
他的声音是温柔的,手中的袋子落在了夏晴的手上。
“嗯!”
◆◆◆ ◆◆
拿着衣服回了房间,夏晴从袋子里面拿衣服的时候整个嘴巴都张得大大的,那是一件很漂亮的衣服,一看就很贵。她穿上衣服,将一头黑色的长直发理顺,怀着一点小忐忑出了门。
“哥哥!”
她软而糯的声音响起,然后怯生生的低下了头。她身上的是一件薄荷绿的长裙,清新淡雅的颜色,配上她清纯,清纯的脸,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很漂亮,夏晴。”
古默由衷的赞美。
她的脸一下子就亮了:“那我这样跟哥哥一起去公司,会不会给哥哥丢人啊!”
他宠溺的看了她一眼,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会。”
“那哥哥,我们走吧!”
她主动的拉起了他的手。
他愣了一下。
她的手软软的,肉肉的,很温暖。
他的手有点凉,但是很宽大,抓着他的手,就仿佛抓着全世界一样的温暖,让人心里觉得踏实。
艾林一直都站在车前等待着古默。
当她看见古默手里拉着一个女人的时候,眼睛眨了眨。
总裁会让这个女人拉着他,真的是,真的是太不寻常了。
谁都知道,总裁最不喜欢别人靠近了。
昨天晚上听安生说起这位夏晴小姐之后,她心里是有准备的,但是没有想到总裁对这个女人会这么亲近。
“总裁,夏晴小姐,请上车。”
她拉开了车门,恭敬的站在一旁。
看着艾林,夏晴由衷的说道:“哇,姐姐,你好漂亮啊!”
“谢谢小姐赞美。”
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还是入不了总裁的眼。
古默拉着夏晴上了车,车门关上。艾林开车像公司而去。
豪华的跑车后座很大,古默的双腿交叠着懒懒散散的闭目养神初代风影。
夏晴眨着长如蝶翼的睫毛打量着他。
他好帅啊。鼻梁高高的,嘴唇薄薄的,五官好立体啊。
“在看什么?”
古默的声音忽然响起,吓得夏晴连续向后挪了好些位置,却被古默一下子拽回了原位。
他深邃的眼再一次睁开,眼神却不冰冷,暖暖的,很舒服。
“在看哥哥啊。哥哥长得帅,越看越想看。”
她也不害臊。自家哥哥长得帅,她挂在嘴边,也不觉得有多丢人。
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古默柔声说:“哦,想看就继续看吧!”
前方开车的艾林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险些没有控制住开车的手。
谁能够告诉她,后面坐位上坐着的那个男人还是不是总裁啊。
“嗯!”
她还真的很不要脸的继续盯着古默看。
古默却知道,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开始了他的滔天至宠。
“总裁,小姐,公司到了。”
艾林打开了车门。
古默和夏晴同时下下了车。
原本那是有总裁的专用通道的,可是现在,古默是有意让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夏晴的存在,所以走了一楼。
英俊帅气的古默一到一楼,整个楼层的人就开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纷纷恭敬的行礼:“总裁好e领卡盟!”
“总裁好!”
人人都怕古默,但是依然控制不住的时不时的斜眼看着夏晴。
毕竟,能够和总裁并肩而站的女人,夏晴真的是第一个。
夏晴没有害怕,脸上始终挂着柔柔软软的笑容,甜丝丝的,让人觉得很亲近。
“这是夏晴,以后在这个公司,向服从我一样服从她。”
知道大家都在好奇,古默便说出了这一句话,同时彰显了夏晴的地位。
“夏晴小姐好。”
震天响的声音同时响起。
虽说夏晴的心里素质不错,这会子也是吓了好大一跳,伸手搂住了古默的手。一握住他的手,她就觉得踏实了:“你们好。”
古默的脸色很柔和。
“另外,夏晴小姐的事情,外界要是有一点传言,我一旦查到源头,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在A国混不下去。”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
“是,总裁。”
笑话,总裁的八卦,谁敢乱传,除非是不想活了。
在一楼之后,古默拉着夏晴的手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因为,一楼的人知道剩余的十七八层楼,相信很快会知道夏晴的身份尊贵。
八卦声也一下子传开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总裁和一个女人这么亲近呢。你们说,这会不会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总裁夫人啊。”
“我看也不像啊。”
“不过那女人长得还真是清纯可人呢……”
议论的声音一层连一层。就在这个时候,艾林走了出来,身姿袅娜,仪态万方:“都不想干了,敢谈论总裁。”
艾林之所以会制止他们,一来是她想总裁应该不希望有人谈论夏晴,另外的一个原因,是她听到这些话,心里不舒服。
艾林的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闭嘴不谈了。都知道,这可是总裁身边的四大助理之一啊。
而此时的总裁办公室。
“哥哥,你办公室好大啊,看起来也好舒服哦。”
夏晴坐在了沙发上,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这里好大啊,基本上有普通人家的整个房子那么大了吧。
坐在老板椅的古默浑身上下似乎都散发着一股属于帝王般的气质。
“总裁。”
安生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看了看古默,又看了看夏晴。
“夏晴,里面有一间休息室,你去里面玩儿,等会儿我叫你再出来。”
知道恐怕那两个人是要谈正事儿,夏晴就说:“嗯,好得哦。”
她乖巧的去了休息室。
“说!”
身子向后一仰,古默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安生的身上。整个人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却是让人觉得不容抗拒。
“古先生,关于小姐,好像有一点问题。”
他已经查到了关于夏晴的消息,但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嗯?!”
古默示意安生将资料放在他的面前。
他翻看了资料。
夏晴,原名方晴,今年十八岁,就读A大,家里有一个哥哥。父亲是个赌鬼,母亲去世了。从十五岁开始就自己打工赚钱,在同学中人缘非常的好,昨天晚上遇到她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父亲为了换五十万,将她送给了黄国忠。
他在看见前面的信息的时候,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孙述涛简历。真是人渣父亲啊。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
“除了这些,有什么其他不对的地方?”
他手上的这份资料,并不全面。
“古先生,小姐其实是方村领养的。她的亲生父亲是裘云!”
安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开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古默的脸色。
“总裁,您看……”
“这有什么问题吗?”古默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深邃如同寒潭的眼眸里有着冷寒的光,这微光,让安生不由得怀疑自个儿是不是说了什么天理不容的大事一样。
“总裁,十多年前,裘家的刚刚出生的小姐和赵家的少爷就已经有过婚约了啊。而且,这件事情在当时的A市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鼓起勇气,安生还是将这番话说了出来。
“现在是封建社会吗?婚姻都是有自由的。上一辈人做的决定,完全没有必要让这一辈人非要遵守。”
放下交叠在一起的长腿,古默唇边抿成一条冷硬的线。让人望不见底,看不透心思眼带着几丝坚毅的冷冽。
“总裁,赵家的人如果知道了小姐就是裘家小姐的话,应该不会就这么放手的。”
??古默是用什么恶劣手段把夏晴留在自己身边的呢???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10204.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