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宗芬-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谢宗芬

古体现代小说作品选 第六届翰香杯-新乡医学院
第六届翰香杯作品选


把深爱就着酒讲给风听
公共卫生院系 陈琳
看着钱塘江潮起潮落,真是好久以前的事张倚雯,大浪冲走了我们满族人的骄傲,敌不过洋人的枪炮,清朝也转眼成烟。而我也在家境没落的背景下,几经辗转,在北京的八大胡同里做了名震京师的花牌。
我不认为我也困得住你,但你却多次来与我吃酒欢唱。你喜欢喝白酒,豪饮,可我只能慢慢品。你教我识字,写你的名字,“锷”,你说它对你很重要,是你东渡日本的决心,深习你所热爱的军事的开始。你讲日本悠长的木道,低矮的房屋,落得让人心碎的樱花和那里温柔美丽的女子。讲你在云南参与武昌起义的浴血奋战,年纪轻轻便是名震西南的云南都督。潇洒英气堪比公瑾,驰星周而现在我是你的小乔。不知为何你说着说着却哭了,刚刚还是一个大男子在向我炫耀,现在却趴在桌子上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泣不成声,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也许那一天,你是为我名气而来,锦灰的长袍,深蓝的马褂,暗黑的云头鞋,文质彬彬,一身儒气,却没有书生的文弱气质,反是骄傲的很。袁大总统从云南召回的人,应该不差吧,蔡锷将军。我从孔雀画屏后走出来,你看见我,怔了怔,我羞红了脸。虽然狎客我见的多了,但你却用你的眼睛困住了我。那一年我十七岁,为你这个成熟男人所迷醉。
我不认为我也困得住你,但你却多次来与我吃酒欢唱。你喜欢喝白酒,豪饮,可我只能慢慢品。你教我识字,写你的名字,“锷”,你说它对你很重要,是你东渡日本的决心,深习你所热爱的军事的开始。你讲日本悠长的木道,低矮的房屋,落得让人心碎的樱花和那里温柔美丽的女子。讲你在云南参与武昌起义的浴血奋战,年纪轻轻便是名震西南的云南都督张小攀。潇洒英气堪比公瑾,而现在我是你的小乔。不知为何你说着说着却哭了,刚刚还是一个大男子在向我炫耀,现在却趴在桌子上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泣不成声,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你再来仿佛有些沉默,我斟满一杯,吞咽而下,讲起自己的过往。我家乡的钱塘江,巨浪滔天,西湖旁的树,绿柳生烟柯奂如,桥头的两岸,繁花似锦,而我的家却苦不堪言马克达蒙。只有张奶妈带着我吃过糖包我为购物狂,看过龙舟。但我们还是因为战乱逃到上海。我被抵押给胡老板,艺名“小凤仙”。而随后辗转北京瓦里玛萨斯,我也与张奶妈彻底失去联系。我知道你懂我的悲凉,我俩只是斟满酒再举杯,通宵达旦。
往后的日子,你来的更加频繁,我有些不解却不多问。我该配合你的肆意,唱得更大声,喝的更痛快。我在这样的日子里只记得你和酒。你还给我买了宅子,笑语‘此际有凤毛麟角连君曼,其人如仙露明珠’,我满眼幸福,认定你是我的归宿。
你给我画眉,我有些局促,你很认真,没有言笑,我不免紧张。你拿出宣纸,又写下自己的名字,冷笑几声,又是一声长叹。那天午后很静谧,只有鸟鸣和爬上桌子的阳光霸龙507。你有心事,却又不得不对我讲。说起你的满腔热血,堂堂七尺男儿,当为国家慷慨赴死,战死前线,却痛恨自己手无兵权,被袁老贼软禁京城。你又讲起你的老师,梁启超先生和敢为第一人的谭嗣同先生,他们的大义,我很震撼,究竟有多大的力量在支撑着着他们。国家对我这个风尘女子来说太大,我害怕我担不起,可你却握着我的手红场枭雄,说,国家危亡时,无数人当前仆后继,身为中华儿女,当勇敢的走上这条道路,不回头。四万万人民的天,没有人可以独挡,可是,如果没有人站起来,我们以何为家?何以家为?你说,时机快要成熟了,我很疑惑,你就那样深情地看着我,就如我们初次相遇,你的眼眸是深深的湖水,我想将我的灵魂安定在那儿,可你却说,我该走了。我有些慌乱,问何日再来,你不敢看我的眼睛,下次,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再见”,我要去天津了,回到我的云南,拉起我的队伍,打破袁世凯的美梦,为拯救苦难的国家献绵薄之力。而你却又转身说,对不起,我与你的交往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我们的窗外不知有多少眼睛日夜紧逼,你要麻痹袁世凯吉增佩玛,伺机出逃师旷劝学。“我要去”我毫不迟疑,我不仅是被你的民族大义折服,更因为你是我一生的追随。你无奈地摇头,说“你太冲动了”。可是,即使不能随君远行,我也要保你平安。
那夜微凉,文君阁上,我剪下窗纱,远处的树上不时有些骚动,他们也在。我只回眸望向我的将军,盈盈笑语,喝下最后一杯“交杯酒”。你轻转起身,走去内屋,我也剪下灯花,拉起窗帘张碧池,任风吹烛光摇曳,看似你我欢谈。而我随后也紧跟你的步伐去向车站。
被黑夜吞噬的的崇文门冷的让人发抖,而月台温和的光刚好映出你的摸样,我没有哭。我深爱的人要为他深爱的事业牺牲一切,我又为何不可?你抱着我,我还是傻傻的问出那句话“可不可以留下?”你紧闭眼眸,随即又果断的抬眼看着我,让我在你那湖里沉陷,“奈何七尺之躯,已许国,苏泊尔电饭煲说明书难以许卿”。
我不过风尘女子,却遇上你这么好的将军,教我识字明大义,我又岂敢贪心?你走之后,挥师倒袁,我听见你的捷报,多么开心!我想与你有些联系,我便做你想做的事,救济困苦百姓,看着他们,我更是欣慰你是我的将军,一个救国的义人。我后来联系到了梅兰芳先生,他也是一个爱国主义者,我不仅向他请教戏曲,还跟着他做了好多事。我可以深刻体会到当时你的爱国的急切,所以我很庆幸自己放你走。
我不懂大义,只想做你深爱的事,成为你深爱的人。也许在你的军旅中,也想起我们的月下畅饮赢疾,举起酒囊,敬月亮一杯,像大风诉说对我的思念。以后的以后,我知道你走了党昊,我来到你的坟前,“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患余生,萍水相逢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黑色似乎与你的坟头很配,我们一直都很配杨龙忠,英雄美人黄河涛,倾城之恋。
端起酒杯,我们还在一起,眼泪,白酒搅这暮色到我咽喉,呛了一口。我还是那样,只能慢品。只让我把我的所有的深爱说给大风听,萦绕你耳畔。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韵依依任雨萌,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将军拔剑南天起,我愿作长风,绕战旗。
编辑:杨翔宇
审核:李小晗 杨彪 江月

本文来源:谢宗芬

本文地址:101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谢宗芬”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